E8中文网 >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 第519章 你确定不会后悔

第519章 你确定不会后悔

    顾卓握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固定住了她的后脑,俯身吻了下去。?  ww?w?.?
  
      龙影的笑声被阻止,木纳的接受着他的亲吻,本是没反应过来,待几秒之后她反应过来,她立刻环住顾卓的?#26412;保?#21453;守为攻吻了回去。
  
      俩人在不大的包厢里如火如荼,这时候,包厢的门被人哗啦一声拉开,服务生端着还未上完的甜品和水果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又闪电般转身退出了包厢。
  
      “对,对不起!打扰了!”
  
      被打扰,龙影并没有松口,趴在顾卓肩头?#21916;?#31505;,?#34892;?#38590;为情。
  
      顾卓冷道:“把东西留下。”
  
      “是。”
  
      服务生吓的都不敢转头,背对着他们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24076;?#25746;腿就跑。
  
      顾卓叹息一声,气的肝疼,想起身去关包厢的门,龙影粘在他身上不准他走,“不要,你不要离开我。”
  
      “影,我去关门。”
  
      “不要,我不让你去。”
  
      顾卓很享受她的娇柔,在她耳边落下亲?#19988;?#21563;,“你不让我去,我们会被看光的。”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要你去!”
  
      他直接将她抱起来,走到门口用腿关上了包厢的门,又抱着她走回去,坐回沙发上。
  
      龙影翻身而?#24076;?#22352;在他?#38590;?#38388;,她风情万种的脱掉碍事的的外套,甩了甩短发,举手投足都是魅力。
  
      俯身要吻下去的时候,顾卓突然抱住她,一个华丽转身就将她压在身下。
  
      “呜!”龙影闷哼一声,笑道:“怎么,你不?#19981;?#20027;动的女人?”
  
      “我是谁?”他问出一道极其煞风景的问题。
  
      龙影小手抚摸着他高挺的鼻梁,理所应当道:“我师父啊。”
  
      “那你知道你自己现在在做?#35009;?#21527;?”
  
      “我在勾/引我师父,怎么,不?#26032;穡俊?br />  
      顾卓松了口气,看来脑子还没有不清醒,?#35009;?#26377;把他当做别人。“你确定等你醒来的时候,不会后悔吗?”
  
      龙影翻了个白眼,所有的兴致都没了,“我说你无趣,你还真的在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算了,我?#35009;?#26377;?#35009;?#24515;思了,你起开。”
  
      她挣扎着要起身,可顾卓体内的浴火已经被她勾起,怎么可能放过她,“我只是想告诉你,即便你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影,这是你自己?#38590;?#25321;,别怪?#39029;?#20154;之危。”
  
      ……
  
      大约……一个小时后?
  
      俩人在酒吧包厢里发泄了浴火后,并没有尽兴。匆匆穿上了衣服,结了账,顾卓将她带回了在法国的公寓,俩人在浴室里又是翻云覆雨,最后累倒在床?#25163;?#38388;,紧紧拥抱入睡。
  
      潜睡不久,顾卓便醒了,他归拢着她的碎发,在她额间落下一吻,看着她红透?#35828;?#33080;颊,怎么都?#19981;?#19981;够的模样。
  
      龙影被亲的?#34892;?#30162;,皱了皱眉眼,往他的方向靠了靠,寻找安全的港湾。
  
      顾卓紧紧抱住她,吻住了她的发,眼中揉碎?#35828;?#24773;快要将龙影再次吞没。
  
      这一睡,?#36864;?#21040;了第二天天亮。
  
      顾卓醒
  
      来的时候,枕边已经没了那个风情万种女?#35828;?#36523;影。
  
      他几乎是?#24433;?#36855;糊的状态惊醒,猛地坐起身,惊扰周围一片沉寂。
  
      逼迫自己淡定,他掀开被褥下床,本想去外面看看龙影在不在,结果就在床头柜上看到了她留下的纸条。
  
      只有三个字,‘我走了。’
  
      顾?#31185;?#30340;七?#20185;?#28895;,揉碎了纸条扔进垃圾桶,抓起电?#23433;?#36890;了龙影的电话,意料之中的关机。
  
      他匆忙下床,简单洗漱后拎着外套立刻出门。
  
      楚家?#28508;ぁ?br />  
      安如雪被关了三天,除了一些必备的水,她一口粮食都吃不到。
  
      还以为龙庭会用?#35009;?#25307;数对付她,原来是饿着她,这个男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23383;傘?br />  
      靠着墙壁,她脸色惨白,饿到极致已经没了知觉,只剩下这满腔的无力感,让她来爬到?#36947;?#38376;口拿水喝的力气都没了。
  
      房间里,地牢的看守正在一如既往的汇报安如雪的情况。
  
      楚逸豪听在耳里,观察着龙庭的反应,“我说,你就打算这么饿着她?可别在我家里饿死了人,否则老爷?#28216;?#36215;来我没法交代的。”
  
      龙庭冷眸看过来,“你之前不是还想把她剁碎了?”
  
      “那时候顾卓并不知道她在这里,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现在不一样了好吧?你以为暗门那么好得罪呢?”
  
      “我认识的楚逸豪,可不是这么?#35828;?#20154;。”
  
      “我不怂有?#35009;?#29992;?老爷子那边下了命令,警告我不准得罪暗门,我能继续收留你也是扛着很大?#38590;?#21147;了,所以你和安如雪之间还是适可而止,不要给我惹麻烦。”
  
      龙庭压根?#35009;?#24819;把她怎么样,不过是想让她服个软,可这个女?#35828;?#22068;真是比鸭子还硬。
  
      犹豫良久,捏着嗓?#28216;剩?#22905;,怎么样了?”
  
      “谁?龙影啊?不是被顾卓救走了,我又没派人跟着,你?#35009;?#35201;我派人跟着,我怎么可能知道。”
  
      龙庭无?#26410;?#24687;,“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影。”
  
      “那是谁?”
  
      “你们家?#36947;?#37324;的那个,你装?#35009;?#19981;知道啊?”
  
      楚逸豪一脸坏笑,“哦,原来是安如雪啊。我看你那么决然,好几天都不肯让人给她饭吃,只给一点水续命,以为你不?#19981;叮?#25152;以我昨晚绞尽脑汁想了个办法,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处理掉,保证不会让暗门查到我头?#24076;?#24050;经派人着手去做了。”
  
      “你说?#35009;矗浚 ?#40857;庭猛地站起身,“谁让你对她动手的!”
  
      “我这么做都是在帮你啊,既然讨厌,为?#35009;?#36824;要留着呢?目前看来,想要利用她达到你的目的明显已经不可能,你这样带在身边迟早会出问题的。”
  
      楚逸豪的话还没等说完,龙庭就已经狂奔出去,他后面的话基本就是对着他的背影喊出去的。
  
      房间门被咣当一声关闭,他才得意道:“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
  
      话落,他也起身迈着愉快的步伐走出门去。
  
      龙庭一路飞奔到?#36947;危?#21313;几间潮湿的木牢房里,铜墙铁壁坚固,阴风阵阵。
  
      “安如雪?安如雪!”
  
      一个一个?#36947;握?#36807;去,终于在最角落里的暗房找到了她的踪影。
  
      这会儿,她已经彻底昏死在?#30828;?#22534;?#24076;?#33080;色惨白毫无血色。
  
      他的心?#33151;?#23601;被揪到了一起,命令道:“把门打开!”
  
      守卫的?#34892;?#20026;难,“可是少爷交代过,”
  
      “我让你把门打开!”
  
      “阿达,把门打开吧,这可是我们龙少的女朋?#36873;!?br />  
      身后,响起楚逸豪愉快的声音,稚嫩的语调里,满是看戏的兴奋。
  
      家主发了话,看守的自然不会多说,立刻上前打开了?#36947;?#30340;大门。
  
      龙庭冲进去,抱起昏死在地上的人,不住的摇?#21361;?#22914;雪!?安如雪!”
  
      可她双臂和头都重重的垂向地面,毫无反应,宛若一个被拆碎?#35828;?#30772;布娃娃。
  
      看到她这样,龙庭感受到了此生?#28216;?#26377;过的心痛,他眸色猩红的转过身,看着楚逸豪?#38590;?#33394;里是压制不住的愤怒。
  
      “你到底对她做了?#35009;矗。俊?br />  
      楚逸豪无辜的耸耸肩,“我?#35009;?#20570;?#35009;窗。?#23601;是从昨天开始就停了她的水。”
  
      “谁让你多管闲事!”
  
      他抱起安如雪,大步离开了?#36947;巍?br />  
      身边的保镖很不满他对自家少爷的态度,气的要去理论,被楚逸豪阻止,“别多话,我自有分寸。”
  
      “可是少爷,他冤枉你!”
  
      “没事,今天我就是想让他看清自己的内心,不要再瞎折腾了。万一真折腾出?#35009;?#20107;,老爷子那边会弄死我的,我可不想遭罪。”
  
      他们吵架吵出人命,暗门要是把屎盆子都扣到他头?#24076;?#21040;时候遭罪的是他。
  
      楚逸豪表示他并不想为了这两个拧巴的人负责,所以今天,必须想办法让他们和好,别再折腾。
  
      本以为会有难度,他昨晚一直在愁要怎么才能说动龙庭心软。
  
      鬼知道这个男人现在?#19981;?#23433;如雪已经?#19981;?#21040;这种地步了,既然?#19981;叮?#23621;然还舍得这么折腾她,这么多天一点吃食都不给,活下去全靠水和营养液续命,这种爱真是让人觉得?#38378;?#21448;可怕。
  
      回到房间里,龙庭拜托道:“上次为我治疗的大夫,能力超群,能麻烦你,”
  
      “可以啊。?#32972;?#36920;豪并不犹豫的点头,“不过那个大夫是我们楚家的家庭医生,平时只负责我和老爷子的身体。为了治疗已经是破例,但你是我朋友,可安如雪她……”
  
      “她是我女朋?#36873;!?br />  
      “女朋友??#32972;?#36920;豪挑眉,闻到了八卦的气息,“你们俩真的恋爱了?可你前几天不是还要饿死她。”
  
      “那是我们的事!你到?#35013;?#36824;是不帮?如果不帮我马上带她离开这里去医院,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楚逸豪清爽一笑,“既然是你女朋友,我哪里有不帮的道理啊。”转过身对阿达道:“阿达,去把老莫请来,告诉他这里有贵客生病,需要他治疗。”
  
      “是。”
  
      龙庭松了口气,?#21152;?#38388;的褶皱却不减,“谢了。”
  
      楚逸豪轻咳一声,“不用不用,说到底她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是我会错意了。”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