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五十一章;血玉

第五十一章;血玉

    “散了吧!”
  
      伴随着莫非的一摆手,周围那些游荡的虚影也逐渐的消失在了空气中,就好像这里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
  
      等到这些虚影散去之后,芊雨墨依旧是十分害怕的看了看四周,而她的两只手全程都是紧紧的抱着莫非,丝毫不敢松开。
  
      从小到大,芊雨墨对于这些问题都没有过太大的认知,因为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要是以前谁跟她提起这些的话,她只是将这些当做了一个笑话,或者是一个茶余饭后的话题而已。
  
      可是今天她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两次这种情况,第一次亲眼所见,第二次虽?#24187;?#26377;看到,可是那种看不到?#20174;?#24863;觉着周围很诡异,身上汗毛乍起但感觉,却比可以看到更加的诡异和恐怖。
  
      好在这是大白天,要是晚上的话,估计就刚才那一下,芊雨墨早就惊声尖叫了。
  
      “好了!走吧!”目光凝重的再次看了一眼之后,莫非收好了乌木鬼珠,也准备离开这里。
  
      “这就走啦?你不打算收了她们吗?”见到莫?#19988;?#36208;,芊雨墨依旧是紧张兮兮的抱着他的胳膊,?#34892;?#19981;解的询问了一句。
  
      “没用的!这些并不是魂魄的本体,就算是我收了,也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而且今天我并不是为了来收了这些来的!出去之后,我再跟你解释吧!”
  
      说完了之后,莫?#19988;?#36716;身往外走,而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感觉到了,芊雨墨一直是抱着自己的胳膊不放。
  
      其实之前的时候莫非并不是没感觉,只是他一直在思索这里的事情,没有太多在意而已。
  
      “看样子你很害怕啊?”一边走着,莫非一脸坏笑的看着芊雨墨。
  
      “谁说我害怕了!?我就是紧张而已!紧张知道吗?毕竟不清楚周围的情况,紧张在所难免!这跟害怕两回事!”对于莫非的询问,芊雨墨直接否决,不过她抱着莫非胳膊的手却很好的出卖了她。
  
      “哦!因为看不到紧张啊!那你刚才不早说,我可以让你看到啊!周围游荡的那些魂魄,全都是死前的状态,眼睛凸出,而且眼角还有鲜血,脸上也是十分的悲怨!你要是想看,我们可以回去再看一眼!”
  
      果然在莫非的这些话说完之后,芊雨墨的脸色立刻就是一变,不过她依旧是故作镇静道:“用不着了!而且你也说了,我们今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这些,那就赶紧的办正事儿吧!别耽搁!”
  
      说完这些之后,芊雨墨也抱着莫非的胳膊,加快了行进的脚步。
  
      对于芊雨墨这种明明心虚,还死不认?#35828;?#24577;度,莫非坏坏的一笑,随后趁着芊雨墨不注意,稍微歪了一下头,轻轻的朝着她的后?#26412;?#23376;吹拂了一口。
  
      莫非这一口气出去之后,芊雨墨立刻就是一惊,抱着莫非的手也更加的用力,而后身体也是不由自主的靠近了莫非一些。
  
      “莫非!我?#20146;?#24555;点!别耽搁时间了!”依旧是强装镇定,芊雨墨再次的加快了脚步,这次几乎是拖着莫非朝外走了。
  
      “哎!甭管你是什么女王之类的,只要是遇到了无法认知,而?#19968;?#21313;分恐怖的事情,你不照样跟小猫一样!”
  
      心里窃笑了一声之后,莫非这?#25105;?#27809;有说话,而是任由芊雨墨这样抱着自己胳膊,然后大摇大摆的从工地里走了出来。
  
      女人这种动物别管她身份如何,天生跟猫一样,好奇心重的不行不行的,她要是冷不丁的听说点儿灵异事件啥的,那心里绝对跟猫爪子挠一样,恨不得到现场看看情况,但是一旦到了现场整出点啥动静之后,那绝对妥妥的又跟猫一样,立刻想要找一个温暖的怀抱依靠。
  
      所以广大骚年儿?#21069;。?#35201;想征服你的小女友,不妨试试这个法子,当然要是?#20197;说?#24320;了头?#20445;?#30495;遇到了灵异事件,请自行负责!!且行且珍惜啊!
  
      其实莫?#19988;?#32463;没有太多的心思,去?#26550;?#38632;墨便宜,他的所有思维都放在了刚才的那件事情上。
  
      既然这里的魂魄都不是完全的,那就证明这些魂魄的本体,一定被拘押在了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也就是针对洛家的那个?#35828;?#25152;在之地,而现在莫?#19988;?#25630;清楚的,是事态的发展究竟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一路从工地里出来之后,芊雨墨心里的阴影始终都没有散去,直接将安全?#27604;?#32473;了工地的负责人,话都没说一句,直接就上了车。
  
      面对着芊雨墨抱着莫非胳膊寸步不离的这个情况,工地的负责人也是处在了一脸懵逼的状态。
  
      毕竟那可是芊雨墨芊女王,他们还真没有见到过芊雨墨这样的状态,那种状态就好像一个小女孩儿,对自己的男友难舍难离一样。
  
      自从芊雨墨来到了?#25670;?#24066;,已经不知道成为了多少男?#35828;?#26790;中情人,而今天他们的梦中情人,居然被这样一个长相中等,看着也没?#30701;?#21035;的莫非,不费吹灰之力的给?#24352;?#20102;。
  
      一时间工地上的人也不禁感叹,这年月好白菜都被猪拱了,而且这次还是一棵价值连城的玉白菜。
  
      开车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莫?#19988;?#30452;接让芊雨墨靠边停车,因为他发?#21608;?#38632;墨的状态,?#34892;?#22833;神的意思,这个状态开车的话,比较容易随?#35828;腥说?#24515;愿,还没开打就悲催的折在了前进的道路上。
  
      “能把你刚才取下来的那块玉,给我看看吗?”
  
      “啊?哦!可以!”稍微?#20174;?#20102;一下之后,芊雨墨也将身上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交给了莫非。
  
      伸手接过了这块上面有着一丝血红的玉佩之后,莫非放在手里仔细的看了一下,最终他的注意力也放在了玉佩上面的那一缕血色上面,伸手触及了一下这一缕血红之后,莫非的脸色也微微的一变。
  
      察觉到这块玉之中的异样之后,莫?#19988;?#23545;着芊雨墨询问道:“这块玉,是谁送你的?什么时间送的?”
  
      “这块玉佩,是表弟送给我的,他说是一块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而?#19968;?#35828;女孩子佩戴血玉比较好,所以就送给我了!送的时间,大概是一年前,我刚来的时候。怎么,这块玉佩,有问题吗?”察觉到莫非的脸色?#34892;?#19981;对,芊雨墨也好奇的询问了一声。
  
      “如果我说,你一直佩戴这块血玉,会出现很多的麻烦,你相?#24597;穡俊被?#20102;晃手中的玉佩,莫?#19988;?#23545;着芊雨墨反问了一声。
  
      “麻烦?你什么意思?”听到莫非的这个反问,芊雨墨也意识到了情况?#34892;?#19981;太对。
  
      “哎!”叹息了一声之后,莫?#19988;泊影?#37324;取出了一块黄绫子,然后将手中的血玉包裹了起来,随后一丝道气聚集在?#20013;?#37324;,而后莫?#19988;?#23558;这块血玉握在了手中。
  
      看着莫非的这个动作,芊雨墨也十分的奇怪,而这个时候莫?#19988;?#23558;握着血玉的手,放在了芊雨墨的耳边。
  
      “别说话!注意听,看看你能听到什么声音!”
  
      听到了莫非的这些话,芊雨墨也?#34892;?#33579;然,不过她倒是很听话,仔细的听着耳边有没有什么声音。
  
      “呜呜呜…!我好恨啊!嗯嗯嗯!啊!不要…啊!…”
  
      伴随着与一阵若有如无的女孩子哭泣声音传进了芊雨墨的耳朵,她的脸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惨白的,随后立刻就躲开了莫非握着血玉的手。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脸儿煞白的看着莫非,芊雨墨这次是真的慌了。
  
      本来芊雨墨心里的那种阴影还没有散去,冷不丁的听到这些声音,她的心理防线都?#34892;?#35201;崩溃的意思了。
  
      将手收回来,莫非看了看已经被吓的?#34892;?#24778;慌失措的芊雨墨问道:“你知道血玉,是如何形成的吗?”
  
      听到了莫非的这个问题之后,芊雨墨稍微的?#35835;?#19968;下,之后也点?#35828;?#22836;。
  
      所谓的血玉,其实形成的条件很邪异,而且这种东西都是出自于墓穴之中。
  
      古时下葬,在死者咽气的时候,会将一块玉卡到其气管之中,把最后一口气堵住,若干年之后,逝者体内的血会浸到玉中,殷红欲滴,但是由于这块玉是卡住了死者最后的一口生气,自然?#19981;?#35753;死者在产生一种怨念,天长地久这些怨念?#19981;?#31215;压到这血玉之中。
  
      这种方法一般多用于古代的女子,得到了这种玉的女子,在自己逝去的时候,这块玉依旧会放在咽喉那里,继续的进行吸收,然后等到再次的重见天日。
  
      而现在?#34892;?#29577;石商人为了制作血玉,?#19981;?#23558;玉石封在小羊的皮肤下,或者是放入狗的嘴里,然后将狗嘴封住活活憋死,然后找个地方埋在里面,几年之后就会成为仿制的血玉。
  
      但是不管是何种方法形成的血玉,在形成之前都会吸收制造者的怨气,即使是动物?#19981;?#26377;它的怨气,所以这种东西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佩戴之后只会给自己找麻烦而已。
  
      “可是!我表弟说,这块血玉,他得到之后,已经找过得道高僧整整净化了九九八十一天的时间,以后佩戴只会对身体好!不会?#26032;?#28902;的啊!”虽?#24187;?#30333;莫非话里的意思,可是芊雨墨依旧?#34892;?#19981;?#25954;?#25215;认潜藏的事实。
  
      ?#21543;笛就?#21834;!如果真的是那样,你能连续遭遇两次血光之灾?#31354;?#19981;是太怪异了吗?还有你的工作会遭遇到这么大的阻力吗?所谓的假象,知道是什么意思不?你家里的事情,我不想说什么,不过这玩意儿,你最好别带着了!要不然倒霉的是你自己!先没收了啊!”
  
      用手敲了敲芊雨墨的额头,莫?#19988;?#27627;不客气的将血玉收了起来。
  
      看看面前的莫非,再想想自己遇到的这些事情,芊雨墨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山西11选5直播 平特一肖狗100赔多少 迷失中奖号码 江苏11选5前三组技巧 吉林快三一定牛彩票网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栏 浙江6+1 快乐扑克3中奖奖金 13香港六合彩生肖表 河北时时彩11选五 4场进球彩去哪里兑奖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在线 中国福利彩票下载安装 五子棋八卦阵 湖北快三遗漏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