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二一五章;后发先至

第二一五章;后发先至

    进入了会议室之后,王秘书和李秘书直接采取了对坐的态势,而接下来双方的人也十分配合的坐在了两侧。
  
      不过等到充分的落座之后,李秘书这边,无疑要显得?#35828;?#21183;孤了一点。
  
      在李秘书这边,洛南风,洛锦,芊雨墨?#26469;?#22352;好,而莫非并未坐下,只是安静的靠在了芊雨墨身后的墙上站着,毕竟相对于坐下来,站着才方便随时出手。
  
      至于王秘书这边的话,张桦挨着他就座,而接下来几位家族董事和干部全都是?#26469;?#23601;座,声势上面无疑要压过了李秘书这边。
  
      盯着对面的洛南风和芊雨墨,张桦的眼睛里也充满了自信,一副吃定了他们的神态。
  
      但是也就在双方落座之后,一只中立的?#28216;?#20063;出现在了会议室里面。
  
      这支中立的?#28216;?#20026;首的就是?#35835;?#22478;,而相关的则是那些洛家的老家人,还有一些退下来的老干部。
  
      洛任贤已经死了,?#35835;?#22478;的心也算是跟着死了,可是现在这个局面也容不得他去多做什么,而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中立。
  
      对于?#35835;?#22478;选择了中立却并没支持洛南风,所有人都感到十分的奇怪,但是却没人问什么,?#38750;?#30340;说是没人敢问什么。
  
      虽说这位?#20808;?#29616;在算是身受重伤,可是要是真把他逼急眼了,加上那几位老家人,生屠在场的任何一方,也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
  
      众人人落座后不久,外部董事之中势力最大的洛秀,也带着女儿洛恬姗姗来迟。
  
      洛秀到来之后,张桦的眼睛里立刻就露出了一丝的得意,在她看来洛秀站在自己这方已经是不容改变的事实,而洛秀一旦加入,那就等于是压死了洛南风和芊雨墨。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耽搁了一下!”面带微笑的?#25954;?#19968;声之后,洛秀在所有人惊诧无比的目光之中,居然带着自己的女儿洛恬,坐在了?#35835;?#22478;的身边,直接处在了中立阵营里面。
  
      冷不丁的看到了这个情况之后,张桦的脸色立刻就一变,随即也皱着眉头看向了洛秀。
  
      至于洛秀则对着张桦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根本分不出意思的眼神,随后也对?#35835;?#22478;关心了一声。
  
      “叶伯!我知道您跟大伯的感情好,可是他?#20808;?#23478;已经走了,您也要放宽心啊!一定要保重身体!”
  
      “哎!”长叹了一声,?#35835;?#22478;无奈道:“还是你这孩子,知道关心我这个?#20808;?#23478;啊!可是老爷走了,我这半条老命也跟着去了,恐怕也命不长久了!”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35835;且?#19968;脸意味深长的看向了王秘书和李秘书。
  
      在?#35835;?#22478;目光的注视之下,这两个秘书的心头立刻一颤,因为在?#35835;?#22478;盯上他们的时候,他们立刻就觉得自己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而且那种感觉根本无法逃?#36873;?br />  
      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之后,莫?#19988;怖仙?#22312;在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开始思索着那股让自己十分熟悉的?#36924;?#31350;竟是从哪里来的。
  
      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李秘书对王秘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也安静的靠在了椅背?#24076;?#31561;着王秘书进行开场。
  
      看到李秘书无意拔这个头筹,王秘书也没客气,直接就站起了身子。
  
      稍微的?#20154;?#20102;一声之后,王秘书十分正式的来了一个开场白。
  
      “首先,我们聚集在这里,要沉痛的哀悼洛任贤洛老爷子的病逝,对于他的离去是对洛氏集团的损失,同样也是……”
  
      一大溜的官场话并?#27426;?#23569;营养,王秘书说这些也不过是为了凸显自己的立场而已。
  
      在场的人选择性的无视了开场的话之后,都在安静的等候着进入正式的话题。
  
      “现在洛老爷子病逝,而洛家不可一日无主,这不仅仅是牵扯到洛家这个商业家族,同样也牵扯到了炎黄的经济命脉,所以今天我们大家聚集在这里,暂时的放下了对洛老爷子离去的悲痛,就是要决定洛家的未来,换句话说就是谁来做这个掌舵?#35828;?#20107;情。”
  
      一句话将问题引到了中心议题上面之后,所有?#35828;?#30524;神之中全都充满了一丝异样的神采,接下来就是考验博弈双方的问题了。
  
      再次看了一眼依旧?#20185;?#22312;在的李秘书,王秘书的眼睛里?#37319;?#36807;了一丝疑惑,他不太明白,为何李秘书这么的有底气,居然一句话都没说。
  
      “嗯哼!”眼见李秘书没说话,王秘书?#20154;?#20102;一声,对着在场的众人询问道:“话都说到了这里,也别由我一个人说,昨天晚上洛老爷子病危,八?#27426;?#20107;临时支?#33267;?#24352;桦女士担任董事长,不过现在再次的来到了这里,我看还是听取一下有没有不同意见吧!”
  
      王秘书的话说完,?#26469;?#30475;向了自己这边除了洛秀之外的七位家族董事,眼神之中警告的意味十分的明显。
  
      终于在王秘书的眼神警告之下,七?#27426;?#20107;之中,最先支持张桦的洛七也第一个出声了。
  
      “大家都不说,那我就说了啊!我看就按照昨天晚上的意思办吧!就由总?#30473;?#20219;董事长,她这些年在洛家的那些作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在老董事长病重期间,总裁可是撑起了整个洛家的产业,这已经充分的证明了她的能力,反正我是铁定支持总?#30473;?#20219;董事长!”
  
      有了第一个人开头,剩下的人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随后另外几个董事,也附和着洛七的话,同意了张桦继任董事长。
  
      对于这样的结果,大多数人都不意外,而中立派的?#20174;?#20498;是很平静,几个?#20808;?#21482;是安静的闭着眼睛,听着他们接下来的发言。
  
      洛七的话说完了之后,另外一个董事也站起来,看向了洛南风。
  
      “南风,你多年未归家,洛家的情况您不是很清楚,确?#30340;?#26159;长孙,可是如果无法掌控大局,这对洛家的产业,也是一种无形的打击!或许有人认为张总?#30473;?#25215;不太合?#21097;?#20294;是还有简明啊!简明也是董事长的孙子,他同样有这个继承权,而且这些年他一?#26412;?#20834;业业的处理各地的事物,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不怕你不高兴,我倒是觉得简明挺合?#21097;?#32780;总裁现在先代理一下,以后交给简明打理,至于南风你,可以拥有你的那一份股份,还有就是在董事会的决策权!都是洛家的子孙,你们兄弟两个兄弟同心,我觉得这个结果无疑是最好的啊!一切都应该以洛家的大局为重!”
  
      全程这个董事都是一副长辈的语气,脸上也是一副的趾高气扬,完全没有将洛南风放在眼里的意思。
  
      而他的话也直接切中了要害,得到了大多数?#35828;?#25903;持。
  
      听到这个董事提起了子的儿子洛简明,张桦的目光?#37319;?#24494;的注意了一下莫非,一闪而过的伤感之后,张桦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
  
      张桦确实已经放弃了自己儿子,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在这个时候,可?#38405;?#33258;己生死未卜的儿子,做一个筹码使用,这就是现实。
  
      在这两轮抢先攻击之后,张桦一句话都没说,却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的主动权,虽然表情上很平静,可是莫非却可以很清楚的在张桦的眼睛里,看到了那种志在必得的张狂。
  
      在七个董事加上一大部分干部一边倒的情况下,张桦最终也将洛南风?#39057;?#20102;绝路上。
  
      一脸玩味的看看对面的王秘书和张桦,李秘书也扭头看向了洛南风说道:“南风,大家的意见都发表了,不如你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听到了李秘书的话,洛南风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挣扎,可是在李秘书的目光注视下,洛南风最终还是开口了。
  
      “关于大家说的,我都明白!我不是一个经商的材?#24076;?#36825;一点我也很清楚,所以这个董事长我不?#24613;?#32487;承!”
  
      洛南风的话说到了这里,王秘书和张桦的脸上同时闪过了一丝的疑惑,随即他?#19988;部?#21521;了旁边?#20185;?#22312;在的李秘书。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洛南风继续道:“不过我身为长孙,要对洛家的产业进行负责,虽然我没有能力,可是还是想进一份自己的心力!我来这里之前,已经跟李秘书签订了一份协议,将我那一份的股份,还有海外的一部分产权,全权委托了李秘书以及他所属的部门进行接替管理,这是协议书!”
  
      看到了洛南风拿出的协议书,在这一瞬间的时间里,王秘书和张桦,还有跟他们一头的那些股东,脸色全都是一变,瞬间意识到李秘书真正的意图,就是要将洛家直接从洛家的手里剥夺出来。
  
      站在芊雨墨的身后,安静的看着这一幕,莫?#19988;?#24847;识到,真正的博弈马上就要开始了。
  
      “李秘书!你这是什么意思?”?#20174;?#20102;一下之后,王秘书立刻盯着李秘书一脸不善的质问了一句。
  
      “很简单啊!就像南风说的那样!我接受了委托而已!这同样也是为了避免,洛家的盘子太大,在洛老爷子病逝之后,会产生意外的动荡,有官方的力量注入难道不好吗?”不置可否的回答了一句之后,李秘书再次从旁边的人手里,拿过了一个文件?#23567;?br />  
      “在我来之前,主要的?#24335;?#24050;经收购了洛家对外股票的百分之二十七,这是股权书!”一脸春风得意的将股权书放在了张桦和王秘书的面前,李秘书补充道:“?#27604;?#36825;只是一种财产保护措施,可以?#34892;?#30340;规避洛家动荡时期,股价下跌所产生的不安因素!而除了这些之外,洛家的北方大部分不动产,?#23478;?#32463;注入了?#34892;?#30340;外部?#24335;穡?#25152;以接下来大家完全不必担心动荡的问题!”
  
      李秘书的话说完之后,王秘书和张桦的表情,简直比吃了死苍蝇还难看,这一巴掌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打在脸上实在是太响亮了。
  
      安静的站在后面看着身不由己的洛南风,还有意气风发的李秘书,莫?#19988;?#31639;是见?#35835;?#20160;么叫做‘后发先至’。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连码三全中准料 云南快乐10分钟前三 陕西福彩中奖彩票 内蒙古时时彩11选5 围棋分几段 阿飞六合图库大全 黑龙江36选7周即开奖结果 彩票投注客户端下载 贵州快三快三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澳洲幸运10开奖官网分析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天天 竞彩单关北京单场 中国福彩网幸运五分彩 马会一尾中特 白小姐今晚欲钱料期期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