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二六七章;小鬼儿的悲惨过往

第二六七章;小鬼儿的悲惨过往

    躲藏在陈阿香家东面仓房的角落里,死死的盯着房间里正在跟自己的远?#35282;?#25114;毛仔周带娣,还有四个打手高谈阔论,商量着如何把莫非搞到手的陈阿香,一杯酒一口菜美的不亦乐乎的陈阿香,这个小鬼儿的牙齿也紧紧的咬在了一起。
  
      咯吱!咯吱!
  
      如同磨石?#38405;?#19968;般的磨牙声音从小鬼儿的口中发出,一缕一缕的鲜血顺着嘴角淌下来,扭曲的手臂用力的抠着墙面,而另外那只完好的手臂,也用力的抓过了自己那血肉模糊的脸庞,最终两根手指也伸进了自己那只有一丝磷火的眼眶之?#23567;?br />  
      对于它而言,最宝贵的双眼,是当初生生的被人给夺去的,扭曲的手臂,同样是被人为的损毁,干枯的脚掌,遍体鳞伤,甚至守在门口那个小鬼儿丢掉的眼睛,被剥了血肉的手掌,都是人为所赐,而这个凶狠的罪魁祸首,正是坐在房间里高谈阔论的陈阿香。
  
      一丝丝的血泪顺着眼角淌下来,这个?#22068;?#30340;小鬼儿的眼前,也映?#33267;四?#26029;断续续的?#19988;?#29255;段。
  
      也不知是多久的一个冬天,一个?#31456;?#19968;周的孩子,在不停的啼哭声之中,被一个妇女抱走,消失在了雪夜之?#23567;?br />  
      那个幼小的身影并未?#20146;?#22826;多的东西,只是记得自己离开了自己认为最温暖的两个怀抱,随后便是无边的寒冷。
  
      依稀之间恍惚记得?#19988;?#22812;的风雪很大,冷风吹拂着雪片,如同冰冷的刀子一样,划在稚嫩的小脸儿?#24076;?#21482;留下?#22235;?#20992;锋般的冰寒冷漠。
  
      不停的啼哭,不停的挣扎,最终?#32654;?#30340;只是那狠厉的巴掌,无情的拍打在稚嫩的身?#24076;?#26368;终让那充满思念和绝望的泪水,凝结成了冰痂凝固在了已经因为感受不到温暖,而冻僵的小脸儿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一丝热气也包裹了全身,恍惚之间睁开的一双眼睛,?#20179;?#20110;看到了一丝仿佛温暖的光明。
  
      ?#19988;?#21051;,或许这个可怜的小生命觉得,自己的未来或许是暗淡的,但是总能看到这么一丝的光明。
  
      但是美丽的梦境,通常都是容易碎的,也是容易被人打碎的。
  
      双?#30475;?#28382;的躺在一张桌子?#24076;?#24188;小的身影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力气去哭闹,只能是那样傻?#36530;?#30340;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刚刚看到这个世界,刚刚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些许?#29616;?#30340;孩子。
  
      ?#20146;?#24456;饿,身上很冷,他想吃东西,更加需要温暖的怀抱,只是?#19978;?#24050;经那些?#23478;?#32463;远离了他,一去再也不复返。
  
      “这个孩子的生辰八字,道长您看一下,是不是这样的!”说话之间,将这个小孩子抱回来的陈阿香,也将一张纸条递给了眼前一个道士打扮的?#20982;印?br />  
      ?#20982;?#19968;身道袍,头上也挽着发髻,脸上的表情十分漠然,?#27426;?#19977;角眼散发着丝丝寒光,阴厉的嘴唇上面,也挂着如同鹰钩一样的?#20146;櫻?#35753;?#19997;?#20102;就?#34892;?#26395;而生畏。
  
      盯着纸条上的生辰八字看了一眼之后,这个道士装扮的中年人也点?#35828;?#22836;,随即两只阴狠的眼睛,也盯住了桌子上这个可怜的孩子。
  
      面对着这充满了阴狠的双眼,这个孩子并不知到自己将要面临什么,甚至还天真的认为自己或许可以被抱起来,感受一下温暖,或者是能偶得到一口热乎乎的小?#23383;啵?#21487;是这一切终究?#20179;?#26159;奢望而已。
  
      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孩子的面相,手纹,再次摸了摸
  
      孩子的骨骼,这个道士伸出手掐算了一番,再次看看手上的纸条,最终也确定,这生辰八字确?#24471;?#26377;搞错。
  
      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道士,幼小的身影并不知道,接下来等待着自己的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解开他的衣服!把他抱起来面向我!”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这个孩子,凶恶道士也简单的对陈阿香吩咐了一声。
  
      在这种茫然的心态之中,这个幼小的身影也被陈阿香抱了起来,也就在幼小的身影想要享受一下难得的怀抱的时候,情况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身上的衣服被解开,一股凉飕飕的感觉立刻就遍布了这个幼小身影的全身,而这个时候凶恶道士,也从旁边拿过了一个小碗,碗里面则是鲜红色的血液,而这些血液正是陈阿香自己的血液。
  
      陈阿香抱住了孩子面相凶恶道士,而凶恶道士伸出手指沾了一点血液,随即也点在了这个小孩子的眉心里面,而后一路向下,在小孩子的身上书写了一道十分特殊的道符。
  
      冰凉的感觉从自己的身上不断的散布,这个小孩子也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他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只是觉得自己恐惧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
  
      道符书写完毕之后,小孩子也感觉到身上有一股十分强烈的不适感,仿佛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自己的头部,随即瞬间灌满了自己的双眼一样。
  
      同一时间里面,小孩子的双眼也开始变得血红,一点点的鼓出了框外。
  
      ?#24052;?#21834;!!!”
  
      强烈的不适感与痛苦,让小孩子再也无法?#28108;埽?#26368;终痛苦的大哭了出来,而这时道士看了小孩子一眼,脸上没有丝毫的同情。
  
      “抓紧他!不要让他有任何的反抗!”十?#21482;当?#20919;的一句话之后,道士转身将身后的白?#21830;?#23376;拿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
  
      ?#24052;?#21834;!哇啊!…”
  
      因为痛苦小孩子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而陈阿香为了面前白?#21830;?#23376;里面的东西,也是极其用力的抓住这个小孩子,最终小孩子的左手也开始变得扭曲了起来。
  
      ?#21069;桑?br />  
      弱不可闻的声音响彻在小孩子的神经里面,他的左胳?#24808;?#22312;挣扎之中,被陈阿香给扭断并且变得不成样子,巨大的痛苦,只能让他不停的嚎啕大哭。
  
      陈阿香虽然是一个?#31561;耍?#21487;是她毕竟还是一个人,所以她对于这个孩子痛苦的哀嚎,心里多少还有一丝的触动。
  
      陈阿香是一个人,可是她终究是一个?#31561;耍?#26368;终心里那充满了和邪恶的念头,终于还是战胜了她心里那唯一的一丝不忍。
  
      呼…!
  
      白色?#21830;?#23376;打开,一股阴冷的黑色气息陡?#27426;?#20986;,紧接着一个幼小的婴孩儿,也浮现在了黑气之?#23567;?br />  
      “孩子!”
  
      看到了这黑气形成的小婴儿之后,陈阿香也变得激动了起来,因为这小婴儿正是她夭亡之后,被制成了小鬼儿的孩子。
  
      小鬼儿出来之后,先是茫然的四处看了一眼,随即也看向了陈阿香,虽说已经死了,已经被制成了小鬼儿,可是?#20146;?#37324;的?#19988;?#20221;血脉亲情,依旧还是有着联系的。
  
      盯着陈阿香张张嘴之后,这小鬼儿的?#20146;?#19968;抽,随即双眼就盯住了桌子?#24076;?#37027;个残留了陈阿香血迹的碗。
  
      就如同看到了让自己兴奋异常的东西
  
      一样,小鬼儿立刻就冲到了碗那里,伸出了自己的舌头,拼命的舔舐起碗里的鲜血,没一会儿的功夫,碗里面残留的鲜血就被舔舐一空。
  
      舔干净了碗里的鲜血,这小鬼儿也立刻红着双眼看向了死亡,?#19997;?#20182;的眼睛里没有了任何的感情,有的只是对鲜血的渴望。
  
      当看到陈阿香手里抓着的小孩子,尤其是看到小孩子身上用陈阿香的鲜血书写的道符之后,小鬼儿的情绪立刻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那是一种?#20992;剩?#24974;恨的情绪,情绪蔓延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小鬼儿直接就想冲过去,啃食那个可怜的孩子。
  
      “停!”一声冷喝,道士二指点出,直接点在了小鬼儿的眉?#27169;?#38543;即那小鬼儿直接?#27426;?#36523;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只能是满眼愤恨的嘶吼着。
  
      “别?#20445;?#20320;需要的东西,马上就会给你!”似乎是对小鬼儿安慰了一声,道士扭?#25151;?#21521;了陈阿香手里抓着的孩子,下一刻道士的两根手指,也对着小孩子的两只眼睛伸了过去。
  
      窗户上映现了几道影子,而没人知道里面究竟在做什么,紧接着一声惨烈异常的惨叫声,?#33756;?#20043;传来。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之后,鲜血崩流而下,陈阿香抓着的小婴孩儿直接昏厥了过去。
  
      “去处理掉吧!接下来的事情我做!”十分冷漠的一声之后,道士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只是一脸淡然的看了看手里托着的那对水汪汪带着血丝的心灵窗户,而这正是小鬼儿完善自己需要的东西,同样?#20179;?#33021;在别的孩子身上取得。
  
      冰冷的夜里,几个身影踩着刚?#31456;?#19979;的雪,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了小县城三公里外的矮山山神庙附近。
  
      “用刨个坑埋了吗?”其中一个?#20982;?#35810;问了陈阿香一声。
  
      ?#20843;?#20102;!扔了就行了!山里狐狸豺狼那么多,大冬天的都没食物,扔在这里明天就看不到了!”十分冷漠的一句话之后,一个可怜的小身影也?#27426;?#22312;了冰冷的雪地里面。
  
      迷离的一?#31185;?#24687;依旧维持着最后的一丝生机,可是那无边无际的寒冷,却在不停的剥夺着这一?#23567;?br />  
      漆黑的夜里面,风雪依旧,可是谁也不知道,一颗本来充满了希望的星辰,就这样的坠落了。
  
      嘻嘻索索的声音传来之间,?#27426;隕了?#30528;光彩的眼睛出现,随即一只瘦弱的狐狸也出现在了这里。
  
      低着头嗅了嗅这?#20889;?#30340;生机,瘦弱的狐狸,张开嘴咬住?#22235;?#26465;小?#21462;?br />  
      雪地上留下了一条红色的痕迹,最终延伸到了一个洞穴,而?#19997;?#37027;条小腿,?#20179;?#21097;下了森森白骨最终断裂。
  
      雪越下越大,压垮了洞穴上方的巨大树枝。
  
      噗通!
  
      沉闷的声音传来,洞穴的入口被直接封死,狐狸也被砸死在了洞口,洞穴坍塌了。
  
      大雪过后,没有了任何的痕迹,而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一丝阴冷异常的黑气,也从那洞穴消失的地方弥漫了出来。
  
      陈阿香家的房间里,道士解开了小鬼儿的禁制,随手将那对曾经的明亮丢给了它。
  
      面目狰狞的?#24188;?#20102;这?#27426;?#20381;旧散发着温热的憎恨,小鬼儿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吞进了自己的?#20146;?#37324;,而这一刻小鬼儿身上的戾气也变得更加浓烈了几分。
  
      。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在线玩开乐彩 新浪彩票开奖 2019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2019年意甲赛程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九心论坛精准一尾中特 排列7 北京pk105码两期计划 澳门帝豪百人牛牛破解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带连线 22选5历史走势 丽水中15亿巨奖号码 福建11选5怎么杀号 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单机斗地主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