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四一六章;情势紧急

第四一六章;情势紧急

    土窑的事情,很快就传回了镇子里,当了解到土窑那里居然还居住着一条蛇妖的时候,镇子里的人?#19988;?#24443;底的慌了。
  
      消息不胫而走,居住在怀远镇的那些游客,也开?#24613;?#24471;慌乱了起来。
  
      结合着这几天一直发生的怪异情况,?#34892;?#28216;客很快就相信了这一点,而一部分胆子小的游客,也连夜驱车离开了怀远镇。
  
      一时之间,怀远镇的这个夜晚,也异常的慌乱,焦躁的气氛快速的弥漫在了夜色之中。
  
      事情很快的传到了作为临时族长的张孝义那里,在了解到了这件事情之后,张孝义在心惊的同?#20445;?#31532;一反应就是让人把张家成,张家乐,张家兴几个熊孩子,给拎到了祠堂这边。
  
      由于张孝义在当初跟张孝中竞争过族长,所?#36828;?#20110;土窑那里的情况他或多或少的也知道一些,而现在他急于要知道的就是,土窑那边到底还有没有什么其他隐藏的秘密。
  
      确切一点说,张孝义知道张家成的德性,也了解到莫非三番五次的去过土窑那里,顺着这个思路他自?#27426;?#28982;的就想到,土窑那里搞不好隐藏了什么宝贝。
  
      事情发酵的速度本来就很快,而张家成被带走,他的那个奶奶李秀兰自然不能善罢?#24066;藎?#24352;家乐几个的家长自然也不能看着,最终这件事情也弄成了张家祠堂的公审大会。
  
      所有被花瓶事件弄的红了眼的张家人,全都集中到了祠堂那边,自然也就忽略了留在镇?#28216;?#29983;院的张孝中。
  
      张孝中被送到卫生院之后,经过检查并没什么大事儿,只是受到了惊吓,加上精神上的紧张,所以造成了暂时的昏迷,之后就一直处在打点滴休息的状态。
  
      也就在大部分人都集中到祠堂那里之后,莫?#19988;?#20599;偷的溜进了怀远镇的卫生院。
  
      “张大爷!张大爷!”潜入了张孝中所在的病房,来到病床前,莫非叫了张孝中两声之后,也伸手推了他一下。
  
      “嗯!?”
  
      感觉到有人推自己,张孝中也睁开了眼睛,等看清楚眼前的人居然是莫非之后,张孝中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个惊喜的表情。
  
      张孝中刚想说话,莫非立刻就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小声的说明了情况。
  
      “张大爷,现在这情况,您自己也看出来了!用不着我多说什么!现在我就问您一句话,张怀远的手记里面,到底记载了什么?别跟我说,您守了这么多年,没看明白那手记!您要相信我,就说出来,怀远镇的事情还有一线生机,要是不相信,我扭头就走!你们怀远镇的人,死活都跟我?#36824;?#31995;!”
  
      莫非的话很简单,而在他这一番话出口之后,张孝中的眉头也跟?#25490;?#22312;了一起。
  
      “好吧!我说!”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张孝中也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莫非,现在的情况是明摆着的,不管他说不说手记里面记载的秘密,都会暴露出来,告诉?#22235;?#38750;搞不好还能挽回这一线生机。
  
      伴随着张孝中把张怀远手记里面的东西讲出来,莫非脸上的神色也变得精彩了起来,同时眉头也拧在了一起。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23567;?#22825;王宝藏’!张怀远还有这背景!他么的,事情大条了啊!”?#34892;?#31967;心的感叹了一句,莫?#19988;?#23545;着张孝中询问道:“目前这件事情,就只有你知道吧?”
  
      “嗯!目前是!可是小成那小子拿走了手记,我不敢保证
  
      ,他有没?#34892;?#38706;出去!要是万一泄?#35835;说?#35805;,那情况就麻烦了!”回答?#22235;?#38750;一句,张孝中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异常凝重的表情。
  
      “是有点儿难办啊!”挠着头思索了一下之后,莫?#19988;?#23545;张孝中说道:“我先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那本手记!您现在还有能信得过的人吗?”
  
      “有几个!但是不多,也就三四个!”?#34892;?#21696;叹的说了一声,张孝中的脸上也写满了无奈,毕竟现在张家的这种情况,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
  
      “三四个吗?够了!”点?#35828;閫分?#21518;,莫非继续道:“等会儿我离开了之后,您马上联系一下灵竹小姐姐,让她到这里来见您!然后您就帮我传句话‘火烧眉毛,马上?#24613;福 ?#28982;后就让她带着您信得过的那几个人帮忙,赶紧在镇子里进行布置。”
  
      “嗯!我记住了!那莫非先生您呢?”对着莫非答应了一声,张孝中也再次的对他询问了一句。
  
      “我有我的事情要去做!现在我要想办法保住怀远镇最大的守护者,要是它出了事儿,凭着我和灵竹小姐姐,根本无力回天!我先走啦!您赶紧联?#31561;耍 ?#31616;单的解?#22303;?#19968;下之后,莫?#19988;?#24555;速的离开了卫生院。
  
      “哎!先祖护佑!一定要让莫非先生顺利啊!”?#24213;?#31048;祷了一声之后,张孝中也拿出了自己的?#21482;?br />  
      离开了卫生院之后,莫非根本就没去找手记,而是直接前往了张家祠堂的方向。
  
      现阶段来说,他很清楚手记肯定没在张家成身?#24076;?#32780;张家成也绝对不会交代手记里面宝藏的问题,退一万步讲宝藏的消息就是泄露,他也没办法阻止,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处理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大麻烦。
  
      路过了张家祠堂,躲在暗处看了一眼一群人审问张家成几个的情况之后,莫?#19988;?#30452;奔祠堂后方的山林。
  
      虽说山林里面的祥和之气已经溃散,可是?#34892;?#20107;情必须要在这里才能完成。
  
      一路来到了埋葬张怀远的那颗大树下之后,莫非抬头看了一眼那树上凋零的黄叶,眼神之中闪过了少许的无奈之后,也飞身跳上了大树。
  
      这棵大树的枝杈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巴掌一样朝着四周散开,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中间的部分就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平台的样子。
  
      盘坐在这大树中间的位置上之后,莫非取出了包里的那个盛放着龙亶的花瓶,放在了面前之后,再次的取出了八张道符张贴在了周围的树干上。
  
      “怀远先生,希望你最后的一点阴德,可以起到作用吧!要是还不行!我也就没招儿了!”
  
      自语了一句之后,莫?#19988;?#24320;始手掐道诀,一缕一缕的道气,也射入了周围的道符之中。
  
      “功德金色光,微微开幽暗。华池流真香,莲盖随云浮。千灵重元和,常居十二楼。急宣灵宝旨,自在天堂游。”
  
      一边?#24515;?#30528;经文,莫?#19988;?#21462;出了张怀远的刻刀,开始一点点的把道符上面的符咒印记,雕刻在了树干上。
  
      随着莫非的这些动作,一股生机和祥和之气融合在一起的气息,也从大树里面散发了出来,而这正是张怀远在这里停留多年,留下的最后一点儿东西。
  
      这些气息一点点的渗透出来,树上的黄叶也开始逐渐的变多,同一时间树林里面那些但凡是埋葬了先人骨灰的树木?#24076;?#37117;飘出了类似的气息,一点点的聚集在了这颗大树?#24076;?#26368;终透过镂空花
  
      瓶上面的缝隙,渗透进入了花瓶里面包裹了里面的龙亶。
  
      “六甲九章,天圆地方。  四时五行,青赤白黄。太乙为师,日月为光……  青龙夹?#20445;?#30333;虎扶衡。  荧惑前引,辟除不祥……  五神导我,周游八方。”
  
      再次的掐出了一个道诀之后,莫?#19988;?#39034;利的在这里布置了一个阵法,开始不断的吸引周围的祥和之气进入了花瓶里面。
  
      “嗯!?这是龙亶的气息!?”
  
      莫非这边开始动手,在山洞那里等着莫非进一步计划的刘灵竹,立刻就察觉到了龙亶散发出来的气息。
  
      走出了山洞之后,刘灵竹的视线也落在了张家祠堂后方的山林里面。
  
      “你丫的!终于他么的?#19979;?#22836;了!”
  
      确定?#22235;?#38750;的位置之后,刘灵竹立刻就想动身冲过去,直接逮住了这个贱人,先阉后?#20445;?#20877;阉再?#20445;?#19968;直到解了自己的心?#20998;?#24680;再说。
  
      可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巧,她刚想动身的时候,张孝中的电话也追来了。
  
      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刘灵竹也接?#35828;?#35805;。
  
      ?#25226;?#30340;!你他么算好的吧!姑奶奶遇到?#22235;悖?#31639;他么彻底栽了!”
  
      电话里了解到了张孝中的意思之后,刘灵竹立刻恨恨的咬了咬?#28291;?#23545;于莫非这个贱?#35828;?#37027;种恨意也再次的加深了几分。
  
      虽然很想冲过去把莫非揪出来,可是她清楚这贱人跟泥鳅一样,自己就是过去也抓不住他,而且事情也确实到了紧急关头,自己只能先顾着眼前再说了。
  
      同一时间,祠堂里面,在一群?#35828;?#20844;审之下,张家成居然招了土窑还有花瓶的这件事情。
  
      当然凭借着张家成自己肯定是不能招,但是关键问题他已经?#36824;?#38468;身,一切的行动都只是被人控制而已。
  
      从张家成的嘴里了解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祠堂里聚集的人瞬间就炸了锅,一时间人们心里那破碎?#35828;?#21457;财梦,瞬间就重新建立了起来。
  
      但是在一阵兴奋之后,这些人也重新意识到了一个困难,那就是土窑那里还守着一条蛇妖。
  
      蛇妖的事情人们一直认为是张家成的无稽之谈,可是这次看到了蛇妖的可不仅仅只是张家成一个,所以这?#25105;?#23481;不得他们不相信了。
  
      而根据蛇妖这件事情,所有人也把莫非归结到了妖?#35828;?#33539;畴,同时也开始发愁,?#36855;?#20040;应对蛇妖的问题。
  
      ?#34892;?#20154;一开始提出了寻求阴阳师的帮助,可是这个建议直接就被否定了,原因很简单,找外人干这事儿,要是走漏了风声怎?#31383;歟?br />  
      就在众人争论不休,一直拿不出一个主意的时候,张兴业也站了出来。
  
      “我说,这件事情,我们用不着找外人!我爷爷不就是阴阳师吗?祖上传下来的那些阴阳术法书籍,他老人家可都看过了啊!”
  
      就这么一句话,还真提醒了众人,怀远镇除了族长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位置,就是镇子本身的风水阴阳师,而这个人主要负责的,就是看守西?#21916;?#30340;墓园,还有那个?#36824;?#31435;出来的坟场,还有就是处理怀远镇除了土窑之外一切关于风水阴阳建筑的事情。
  
      张孝义虽然当年竞争族长虽然失败,可是他对风水阴阳却很上心,所以也就担任了这个位置。
  
      眼见众?#35828;?#30446;光集中在了自己身?#24076;?#24352;孝义也站起了身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21482;?#29256;阅读网址: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时时彩极速飞艇 广东时时彩公式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浙江20选5中奖金额 香港赛马会跑马地会所 北京赛车追号技巧 北京快3是不是骗局 彩票中奖率 新浪彩票3d猜测 黑龙江36选7开兑奖 南粤风彩36选7推荐号码 新曾道人内部玄机图库 120期必富九肖中特 海南省彩票中心电话 冰球技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