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四四二章;这他么就是人性

第四四二章;这他么就是人性

    “地脉之气阻敌!!!”
  
      简单的对刘灵竹招呼了一声,莫非立刻就抽出了五张?#21015;?#36947;符,张贴在了祠堂门口的相应位置。
  
      快速的理解?#22235;?#38750;的意思之后,刘灵竹暂时的压下了心疼的感觉,随即也快速的取出了自己的朝笏。
  
      朝笏直接插在了大门口的位置,莫非和刘灵竹也同时开始结印。
  
      “心为身,意为令,气至掌,气如法,行为壁,壁似墙,墙挡敌,如是法,如是令!高穹符戊己,藏陆起重霄。五行尊暗曜  ,九土见光昭……上仙垂雨露,伏地礼空谣  。”
  
      咒语快速的?#24515;?#23436;?#24076;?#33707;非和刘灵竹手里的道印同时完?#24076;?#38543;即二人的双手也同时按在?#35828;?#19978;。
  
      轰隆隆!!!
  
      一阵大地颤动的声音紧随而至,北侧山脉上的龙脉之气立刻?#21152;?#32780;来,磅礴的气势覆盖而?#24076;?#36805;速的护佑了整个祠堂的范围。
  
      噗!!!
  
      等到完成了这一层护佑之后,莫非胸口一阵发热之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随即整个人也软趴趴的倒在?#35828;?#19978;。
  
      “莫非!!!”
  
      惊呼一声,刘灵竹立刻就想侧过身子搀扶一下莫非,可就在这么个时候,刘灵竹也同样感觉胸口一阵发热,一股热气迅速的蹿升上了喉咙。
  
      呜…!噗!!!
  
      虽然竭力的压制了一下,可是最终刘灵竹的这一口鲜血还是喷了出来,这一下可好莫非和刘灵竹两个人,全都是软趴趴的躺在了祠?#20040;?#38376;口这里。
  
      “莫非先生!灵竹小姐!”眼看莫非和刘灵竹瘫倒,张孝中惊呼一声立刻就带着人跑了过来。
  
      “你们感觉怎么样?”?#34892;┦置?#33050;乱的把莫非和刘灵竹搀扶着坐起来,张孝中也满面焦急的询问了一声。
  
      “还行!还行!告诉后面的那些人啊!别乱跑!目前就这里是安全的!自己跑出去找死,我可不管!”喘着粗气说了一声,莫?#19988;?#25197;头看着刘灵竹问道“小姐姐,还撑得住吗?”
  
      “比你强点儿!”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之后,刘灵竹也软趴趴的对莫非询问道“接下来,外面那玩意儿你?#24613;?#24590;么处理!?姑奶奶告诉你,我现在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放心吧!信非哥,不挂科!待会儿,看我如何吊打这玩意儿!”对着刘灵竹伸出了一根大?#31895;福?#33707;非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自信满满的表情。
  
      “你他么拉倒吧!就你这样,都他么快挂了!姑奶奶遇到你,他么的就是流年不利!”直接咒骂?#22235;且?#22768;,刘灵竹也没过多的说什么,而是拿起了自己的朝笏,沾着嘴边的鲜血,在上面书写起了一道特殊的符咒,也算是做好了最后的预备。
  
      吼!!!哇啦啦!!!?#20445;。。 ?br />  
      恐怖的嘶吼不停的从祠堂外面传递而来,被暂时压制住的鬼校尉也开始挣扎着,撕扯着盖在它头上的黄绫?#21360;?br />  
      在这?#32456;?#25166;的过程之中,鬼校尉身上的鬼炁也在不断的被削弱,至于那些瓷片铠甲,也依旧是不停的往下掉落着。
  
      虽然从表面?#20384;?#30475;,鬼校尉现在是处在了?#27426;?#20043;中,可是莫非和刘灵竹的心里很清楚,这只能是一个暂时的情况,接下来他?#19988;?#26087;要面对一个异常严峻的情况。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张孝?#24615;?#24471;到?#22235;?#38750;的指示之后,也立刻朝着周围的人
  
      招呼了一声。
  
      “都别慌!大家都不要乱跑!听莫非先生的,留在这里!这里是安全的!”
  
      在张孝中和他身边几个人不停的安慰之下,大部分人虽说脸上依旧是挂着惊恐异常的表情,但还是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安抚下了周围这些人的情况之后,张孝中也立刻赶回?#22235;?#38750;和刘灵竹的身边询问道“莫非先生,灵竹小姐,接下来该怎么办?”
  
      “放心吧!你们张家的老祖宗,早就预想到这一天了!”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之后,莫非稍微的抬头一下,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祠堂前厅的那块横匾。
  
      张孝中和莫?#19988;?#20132;谈,祠堂里面的人也逐渐的反应了过来,看了一眼莫非和刘灵竹之后,?#34892;?#20154;的眼神里面也闪过了一丝的厌恶。
  
      “都怪他们!!!是他们?#21387;?#29289;引来的!他们就是要害死我们!!!”一阵的慌乱与眼神?#20102;?#20043;中,终于一个十分?#22238;?#30340;声音,?#19981;?#33633;在了祠堂里面。
  
      就这么一声,在这种慌乱异常的情景之下,就跟施?#22235;?#27861;一样,居然十分清晰的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没错!就是他们!就是他们!他们如果不过来!那怪物也不会过来!让他们离开这里!”稍微的沉寂了片刻之后,一个显得?#34892;?#24515;虚胆怯的声音,也附和了一声。
  
      如同被点燃的炮捻子一样,一声附和之后,周围的那些人在一阵的交头接耳之中,也开始了窃窃?#25509;鎩?br />  
      “没错!就是他们!他们没来之前,这里还是安全的!他们就是蓄意的?#21387;?#29289;引过来的!就是他们……”小声的议论?#20284;?#24444;伏,最终议论也转化为了仇视的目光,全都对准?#22235;?#38750;和刘灵竹。
  
      察觉到这个情况之后,张孝中的?#25104;?#30636;间大变,随即也愤怒道“你们!你们干什么!?你们都瞎了吗!?没看到,莫非先生和灵竹小姐,刚才正在跟外面的妖?#32456;?#26007;吗?”
  
      张孝中不说话还好,张孝中这一站在莫?#19988;?#26041;说话,那些本来就心里活动的人们,立刻就炸了锅。
  
      “你还帮着他们说话!这根本就是他们的阴?#20445;?#20320;还说我们眼瞎,你眼睛才瞎了吧!”愤然一声之中,之前极尽扭曲的那个张家人,也再次的蹦出来斥责了张孝中一声。
  
      斥责了张孝中一声之后,这个人也用手一指莫非和刘灵竹义正言辞的指责道“他们就是跑到这里,利用张家祠堂藏身的!现在怪物是被挡住了!他们就是要装好人!!!这就是他们的阴?#20445;?#20182;们想借助怪兽,杀了这里所有的人!然后霸占张家的所有的宝贝!!!这同样也是你跟他们串通好的!”
  
      “你们!!!?#21271;?#36825;一通斥责气的满面涨红,张孝中愤然咆哮道“宝贝!宝贝!你们就他么知道宝贝!要不是你们利欲熏心的只为了宝贝,那里面的怪物能跑出来吗?现在了还他么的这么的执迷不悟!你们!就你们这样!用不着人家害你们,你们迟早自己作死自己!!!”
  
      张孝中激烈的反驳,最终也引来了更加激烈的反驳。
  
      “?#32622;?#23601;是你们串通好的!谁知道这怪物,是不是那两个妖人弄来的!就跟之前的那个蛇妖一样!就是为了吓唬走我们!就是为了霸占张家窑的宝贝!!”
  
      “就是!这就是你们的计划!就是你们的计划……!你刚才拿出那块黄绫子就是张家的宝贝,你帮着他们就是证据!!!”一石激
  
      起千层浪,一时间其他那些不敢说话的人,也开?#25216;?#20307;的对张孝中发出了声讨。
  
      满脸的扭曲,?#23665;?#30340;吐沫,一时间因为贪念扭曲的众生相,也在这一刻一览无遗的展现了出来,居然硬生生的跟着?#22235;?#19968;样,忘记了继续恐惧祠堂外面的鬼校尉。
  
      扭头看了一眼后面吵成了一?#25490;?#30446;而视的人们,刘灵竹也十分无奈的的对莫非说道“你小子啊!肯定是凶星下界,你看你多招人恨啊!”
  
      一听刘灵竹这话,莫非挺不乐意的反驳道“哎!小姐姐,你这话可就?#34892;?#29255;面了啊!人家说的是两个妖人,两个妖人听到没?这锅不能我一个人?#24120; ?br />  
      莫非和刘灵竹这一交谈,十分顺利的被那些怒不可遏的人们看到,随即情况就如同火药桶爆炸一样,变得更加激烈了起来。
  
      “你看!你们看!这两个妖人还在说笑!这还不能证明吗?这就是他们的计划!全都是他们计划好的!”
  
      “就是!!!我看刚才吐血也是装出来的!他们就是妖人!让他们滚蛋!!!赶紧滚!他们滚了,怪物就走了!!!”
  
      “没错!让他们滚出去!滚出去!!这里是张家的祠堂,不欢迎外人,赶快滚出去!!!……要是不走!就把他们丢出去!!!”
  
      所有的声音渐渐的汇聚成了一个,一时间祠堂里面除了张孝中几个人之外,一群刚才还心惊胆怯的人们,居然集体的围拢了?#20384;矗?#24819;要用武力驱逐莫非和刘灵竹。
  
      “你们!!你们根本就……”面对着完全陷入了扭曲的这群人,张孝中也是满面赤红痛心疾首的想要反驳,可这时候莫非的手也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张大爷!别说了!这他么就是人性!我早就习惯了!”无奈了一声之后,莫非闭着眼睛仔细感觉了一下之后,嘴角上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弧?#21462;?br />  
      就在莫非的嘴角上多出这一丝弧度的同?#20445;?#21016;灵竹也忽然感觉到,在祠堂后方的山林里面,出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强大气息。
  
      “难道!?”猛然间察觉到了这股气息之后,刘灵竹?#35835;?#19968;下,恍惚之间也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赶紧滚!!!滚!!!”看到莫非和刘灵竹依旧不肯离开,张家的人也是再次群情激奋的驱赶了起来。
  
      刺啦!!!
  
      就在祠堂里面的人群情激奋的驱赶着莫非和刘灵竹的时候,一声布片碎裂的声音传来,鬼校尉终于将蒙在头上的黄绫子,撕开了一条口?#21360;?br />  
      嗷呜!!!!
  
      顺利的撕开了一条口子之后,鬼校尉愤怒的嘶吼,立刻就紧随而至。
  
      在这恐怖异常的咆哮之中,霎时间刚才还跳着脚驱赶着莫非和刘灵竹的那些人,全都是被吓的屁滚尿流的瘫倒在?#35828;厴希?#38543;即全都是噤若寒蝉连滚带爬的夹着尾巴龟缩在了角落里面。
  
      浑身哆嗦成了一团的蜷缩在角落里,这些刚才还意气风发的人们,现在的眼睛里除了恐惧之外,已经完全的没有了其他的情绪。
  
      更加可笑的一点还是,这些人在面露恐惧的同?#20445;?#23621;?#27426;?#30528;莫非和刘灵竹露出了祈求和希冀的目光,其中的意思就是指望着莫非和刘灵竹可以挡住鬼校尉。
  
      对于这一点莫非和刘灵竹看在眼里,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波动,因为就像是莫非说的那样,这他么就是人性!
  
      。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双色球走势 新2国际娱乐城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 17120胜负彩网友 贵州11选5任选7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高平特立中学地址 广东彩票开奖时时彩 欢乐升级510k怎么玩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手机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万位走势图 黑龙江6+1开奖结果 福彩高频彩是什么意思 世界杯足彩 竞猜篮彩混合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