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六百四十五章;制作装备

第六百四十五章;制作装备

    “来到这里,有什么问题要通报吗?”吃完了饭,刘灵竹那边收拾着碗筷,公输桀骜也对着一脸玩味的莫非询问了一声。
  
      “额….!”面对着公输桀骜这除了事情,其他对啥都不关心的态度,莫非脑门子上爬上了三道黑线之后,也一脸无奈的对着他问道:“不是…老公啊!你这?#22235;?#19981;能别这么直来直去,就知道从哪来到哪去啊?路上可是有很多美丽风景,等待着你欣赏的!”
  
      一边意有所指的说着话,莫?#19988;?#21033;用自己的视线,想要将公输桀骜的视线,引导到刘灵竹那边。
  
      “不觉得!我只是比较看重目标而已!”依旧是耿直的回答了一声,公输桀骜对于莫非的视线引导,完全是处在了无视的状态。
  
      眼看公输桀骜这不开窍的架势,莫非立刻就无奈道:“不是!老公啊!你这人怎么就死犟死犟的啊!懂不懂眼色!?”
  
      “没有意义的眼色,不必要去懂!有话快说吧!”耿直的回答继续,公输桀骜完全无视?#22235;?#38750;的暗示。
  
      面对着这耿直到让人有点儿抓狂的公输桀骜,莫非颇有几分内?#35828;?#24863;觉,而这时刘灵竹也一脸不痛快的走了过来。
  
      “莫非!有话你就捞干的!费什么话!公输大哥就这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啊!叫人就好好叫,什么老公老公的!听着太奇怪了!”
  
      “嘿!我….”眼见刘灵竹这明显有点儿夫唱妇随的意思,莫非心里瞬间就遭受了二连击的暴击,自己本来是帮着刘灵竹拓展机会的,可是没?#19978;?#20154;家还不领情了。
  
      但是以莫非这样贱人不拔的性格,他可从来不会吃这种无法言说的亏。
  
      盯着眼前一脸不痛快的刘灵竹,眼睛转了转之后,莫?#19988;?#36145;嗖嗖的笑问道:“不是,灵竹姐!就这称呼咋啦?我跟公输兄关系不错,所以用这称呼,不是显得更加亲切一点吗?难道不行?还是说,姐姐你想把对于公输兄称呼的‘老公’这个词汇,弄成你自己的专属词汇?”
  
      “你…..你丫的皮痒是吧!”莫非的问题出口,刘灵竹的小脸儿立刻就红了,随后也?#34892;?#21363;将暴揍莫非的意思。
  
      “嗨!嗨!说的好好的别动手!不让说就不说呗!?#22791;?#32039;后退了两步,莫?#19988;?#25735;着嘴吐槽道:“我也服?#22235;?#20102;!之前还说?#19981;?#27700;门那个暖?#34892;?#30340;呢!现在居然冷不丁的就换了跟二柱子一样的高冷型,女人果?#27426;?#21892;变!”
  
      “你丫的!想死是吧!我现在就成全你!”一下子被莫非给揭穿了心思之后,刘灵竹立刻就有点儿要暴走的意思。
  
      确?#31561;?#21516;莫非所说的一样,在之前刘灵竹的心里,其实一直是想遇到一个跟四代目水门那样一个温柔强大的男人,这一点在?#21507;?#38215;的时候,她就有点儿表现。
  
      可是感情这事儿吧!有时候还真吃不准,冷不丁的来到了天河之后,遇到了公输桀骜这个跟二柱子?#21992;?#30340;高冷款,她的心?#24049;?#28982;就路转粉的变了。
  
      “嗨!嗨!别打!我来说正事儿的!”玩笑着对刘灵竹求饶了一声,莫非看着眼前的刘灵竹,心里多少也露出了些无奈,因为他也清楚,感情的事情有时候是很微妙的,即便有着一种美丽的期许,可是却不?#27426;?#31561;于就有一个顺利的过程。
  
      但是或许也正是因为过程的艰辛,才会让得到之后的期许,变得更加幸福甘甜。
  
      一番打打闹闹之后,莫?#19988;?#20174;自己带来的包里面,取出了一块三寸见方的金块儿,还有一方极品寿山田黄石,另外还有几片?#23454;?#19981;错的玉片。
  
      盯着莫非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刘灵竹眼神?#20102;?#20102;一下之后,也对着莫非问道:“你想雕刻法印!?”
  
      “正解!”对着刘灵竹点点头,莫?#19988;步?#37322;道:“这次天河的事情,已经近乎发展到了一个很难控制的局面,老实说即便我们这一群人在这里,恐怕最后这一仗也相当的不?#20040;潁?#25152;以要提前做一些准备才行!而现在能帮我完成这件事情的,也就只有你们两个!”
  
      “说吧!怎么做?”莫非的话说完之后,公输桀骜依旧是那副耿直的口气,简单直白。
  
      刘灵竹自然也是夫唱妇随,跟着点?#35828;?#22836;。
  
      “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直说了!”对着公输桀骜和刘灵竹点点头,莫?#19988;?#21462;出了一张印章的文印铺开了之后说道:“我要雕刻的文印一共有两个,而需要你们帮忙的,就是这个!”
  
      莫非的话说完之后,公输桀骜和刘灵竹也是皱着眉,看向?#22235;?#38750;铺开的文印拓片。
  
      唰!!!
  
      等看清楚这张拓片上面的纹路之后,公输桀骜和刘灵竹的眼神立刻就一闪,其中尤其以刘灵竹的眼神?#20102;?#26368;为厉害,而在这种眼神?#20102;?#20043;中,都可以感觉到,她的身子都跟着颤动了一下,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她恍惚之间认出了这文印拓片的来历。
  
      至于旁边的公输桀骜,他眼神?#20102;?#30340;直接原因是,在莫非展开这文印拓片的时候,他清楚的在上面感觉到了一股十分特殊的气息,而随着这拓片的展开,周围的天地之气,都?#36335;?#21463;到了牵引一样,朝着这边聚集了过来。
  
      盯着面前的文印看了一会儿之后,刘灵竹也?#34892;?#22068;唇干燥的对莫非问道:“莫非!你老实告诉我!这个印章的拓片,你究竟从哪弄来的!?这玩意儿当初落在异人界的时候,可缺少了最后一笔,虽然各门各户都按照自己的方法补上?#22235;且?#31508;,可是?#35789;?#32456;不得法,威力虽大可是却还是有欠?#20445;?#20294;是你这拓片上的最后一笔,我看出来可不是后来补上去的!”
  
      “眼神儿不错!”简单的一句话,算是承认了刘灵竹的猜测之后,莫?#19988;?#31616;单的解释道:“这玩意儿的话,是我下山的时候,从我家老头子那边?#36947;?#30340;!别看是?#36947;?#30340;,?#20998;示?#23545;放心!良心保证!”
  
      “我…!”嘴角抽抽的听着莫非的这些话,再看看他脸上那随意的表情,刘灵竹的心里,一时间也真?#34892;?#19981;知道该说啥。
  
      就莫非掏出来的这玩意儿,放在了异人界,那绝?#38405;?#35753;一帮人抢破了头,可是看看人家根本就没啥好在意的,这证明啥?这证明这孙子手里的好东西,绝对还多得是!
  
      盯着这文印看了一会儿之后,刘灵竹也?#34892;?#36831;疑道:“不过话说回来莫非,你招数不是挺多的吗?难道还需要这印?”
  
      “不不不!”对着刘灵竹摇摇头,莫?#19988;?#32487;续道:“我不需要这方印,这方印是给?#28216;?#21733;弄的装备!毕竟现在我们莫非大船团,三大战力里面,我跟公输兄,装备是齐全的,可是?#28216;?#21733;却没装备!这样他就很难发挥他的全部实力,而且这次的战斗,他将会是一个主力输出,所以这方印就是必不可少的。”
  
      “莫非!你的意思是说,那位年?#28216;紓?#26377;能力使用这方印!!!!?”听完?#22235;?#38750;的话,刘灵竹眼神之中的震撼,也是一览无遗的展现了出来。
  
      “要不然你认为,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对着刘灵竹反问了一声之后,莫?#19988;?#32487;续道:“废话少说吧!现在我需要你们两个配合一下,完成这方印!但是在完成的时候,?#20174;?#19981;能弄出其他的动静,被外面的人发现这一点!?#28216;?#21733;一会儿就到,他到了我们马上动手!”
  
      一听莫非这解释,刘灵竹立刻就有点儿急眼的说道:“不是…莫非,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方印,你要想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弄出来,那就是抽空了我们几个的道气也不够,你这等同于拉着我?#19988;黄?#33258;杀你知道吗?”
  
      “安啦!安啦!我心里有数儿!况且既然是给?#28216;?#21733;弄装备,主要的道气输出,自然是他来的!一切放心!现在,你?#31373;?#24110;我看守一下四周,吸引点儿天地之气过来,我先把我的那方仿制印弄出来再说!”相当心大的摆摆手之后,莫?#19988;?#25343;着那块三寸见方的金块,来到了城隍像的面前盘坐了下来。
  
      呼….!
  
      盯着手中的金印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莫非表情肃穆,随即也开口?#24515;睢?br />  
      “元元之祖气,妙化九阳精。威德布十方,恍恍?#21046;?#30495;。三九扬风出,徘徊离始青。恭敬生琼液,奉之免?#22987;ⅰ?#19975;灵当?#29228;瘢?#20843;苦不能随。积行持科戒,提携证玉京。”
  
      嗡!!!
  
      随着莫非?#24515;?#23436;毕之间,一阵轻颤回荡在空气之中,紧接着一股温热的金光,也立刻从莫非的体内浮现了出来,包裹了他的全身,最终集中在了手中的金块上面。
  
      莫非这边开始的动作之后,公输桀骜闪身就跳到了院子里。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噌!”
  
      口中一声诗句?#24515;睿?#20844;输桀骜手中长剑出鞘,一道剑气直冲霄汉,紧接着周遭的天地之气,立刻就在这?#23665;?#27668;的牵引之下,朝着城隍庙这边,源源不断的聚拢了过来。
  
      “?#32654;?#23475;!!!”面对着公输桀骜这种简单霸道的牵引天地之气的方?#21073;?#21016;灵竹的脸?#24076;?#31435;刻就挂上了一副小花痴的样子。
  
      唰!
  
      也就在刘灵竹一脸花痴的盯着公输桀骜的时候,公输桀骜的长剑一甩,磅礴的天地之气,立刻就朝着?#26263;?#30340;刘灵竹冲了过去。
  
      眼看公输桀骜如?#35828;?#31616;单直白,刘灵竹心里稍稍无奈了一下之后,也立刻抽出了一张道符甩了出去。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24653;?#20854;心,受天下之善?#40644;?#20854;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势?#27426;?#20854;心,应天下之变!”
  
      口诀?#24515;?#36947;符燃烧,朝笏出现在刘灵竹的手中,躬身一拜,那些涌来的天地之气,立刻就受到了牵引,层层叠叠的朝着莫非缠绕了上去。
  
      嗡!!!
  
      天地之气缠绕,空气中轻颤连连,莫非身上的温热淡金色光彩,也再次的加剧了几分。
  
      “太乙敕命,铭感太明,上达九霄,下感?#20869;ぁ?#22823;道千层,一缕剑灵!嗡!!”
  
      口诀再次?#24515;睿?#32858;集在莫非手指上的金色道气,立刻就化作了一?#21697;?#21033;的金色剑气。
  
      剑气森然之间,莫?#19988;?#23425;心静气,一点一点的在金块上面勾勒起了一个熟悉的文印图?#28014;?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