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农女不替嫁 > 410 三个女人一台戏 大章

410 三个女人一台戏 大章

    姜维和陆寻语也没有出门,陆寻语抱着女儿在府中?#21644;媯?#31561;待安念之到来。
  
      听到下人禀报的消息,陆寻语连忙让人抱着女儿往?#36276;?#36208;去。
  
      安念之下了马车,见姜孟良和周慧慧都站在?#36276;冢?#39134;扑了上去:“爹娘,?#19968;?#26469;看你们了。”
  
      姜孟良和周慧慧见她这么亲昵的模样,心中激动不已,他们的女儿还是他们的女儿,并没有因为找到亲生父母就与他们生分。
  
      “快进来,白杨,让人上好茶.我最近买的那个不错。”姜孟良笑呵呵地吩咐白杨。
  
      “爹,娘。”萧锦和也上前打了招呼,让宁远把礼物送进去。
  
      听到萧锦和的这个称呼,姜孟良夫妻齐齐一愣,差点要落下泪来。
  
      他们俩小夫妻是真的把他们当家人了。
  
      “这么好的日子,你哭什么?”姜孟良吸了吸?#20146;櫻?#20302;声对周慧慧道。
  
      周慧慧立刻转身抹了抹眼角,笑道:“我这是高兴!”
  
      平复好心情之后,周慧慧才转过身来。
  
      她看着眼前恩爱的两个人笑得合不拢嘴,想当年第一次见萧锦和的时候他才八岁左右,没?#19978;?#21644;自家女儿这么有缘分,能够喜结连理。
  
      “你们人来了就行了,还送什么礼物?来来来,锦和快进来。”
  
      萧锦和牵着安念之笑着往府中走去,不一会儿,姜维和陆寻语也出来了。
  
      “哥哥嫂嫂!”
  
      安念之甩开萧锦和的手跑了过去,来到小侄女面前:“哟,小诗诗长大了不少,越来越水灵了。”
  
      陆寻语看着女儿的眼光都是温柔的:?#23433;?#20004;个多月,哪能看出什么。”
  
      ?#23433;?#20004;个多月就这?#31383;?#30524;睛这么大了,以后长大了还得了?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
  
      安念之很?#19981;?#20356;女,抱着她在府中到处走动,萧锦和则陪姜孟良品茶。
  
      一家人和乐融融,周慧慧看着团聚的一大家子,亲自下厨做晚饭。
  
      “好久没尝过娘的手艺了,还是像之前那么好。”萧锦和吃了一口,立即点头夸赞。
  
      安念之笑着瞥了他一眼,别以为大家看不出来他是在拍岳母大人的马屁。
  
      周慧慧对萧锦和的话很受用,笑得十分开?#27169;骸?#22909;吃就多吃点,下?#25991;?#20204;回来娘还给你们做。”
  
      “好,我们有?#31449;?#22238;来看看。”安念之知道周慧慧这话是想要他们多回来。
  
      吃完晚饭之后,两人便乘着马车回定?#36887;?#24220;了。
  
      安念之去看了一下蓝影,见她的伤好了很多,这才放下心回到房中歇息。
  
      今天跑了一天,实在是累了。
  
      她让剑秋等人?#35328;?#23460;打好水,打算泡个舒服的澡,睡一个好觉。
  
      没?#19978;?#22905;刚泡进浴池中闭眼享受的时候,萧锦和就跟了?#20384;礎?br />  
      听到动静,她连忙睁开眼,只见萧锦和穿着一件?#20260;?#22446;垮的睡袍站在面前,脸上还带着笑意。
  
      她顿?#26412;?#24789;心起,连忙往角落里缩了缩,到:“你怎么来了?赶紧出去。”
  
      她有种不祥的预?#23567;?br />  
      萧锦和并没有转身出去,而是脸上笑意越来越明显,缓缓朝她靠近。
  
      安念之的?#20056;?#38388;红了,双手捂着胸:“我洗澡呢,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
  
      “我们定?#36887;?#24220;家大业大,能节俭的时候就要节俭一些,我看这浴池中水温正好,我们一起洗了免得到时候又要费柴火烧?#20154;!?br />  
      萧锦和的脸上毫无羞愧之色,说得理所应当。
  
      安念之有种想把他踹走的冲动。
  
      这两天萧锦和没少折腾她,她还以为今天可以休战睡个好觉,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不过她还是要为自己争取一番,见萧锦和已经不要?#36710;?#36208;进了浴池,她连忙抓起一旁的衣裳套在身上就往外跑。
  
      只?#19978;?#36895;度没有萧锦和快,被他一把抓了回来。
  
      整个身子腾空,就这样落入了他的怀中。
  
      果然,没有武功就是吃亏,从前被?#39134;?#30340;时候安念之没有想练武功的想法,现在倒是有这个想法了。
  
      免得以后连睡觉的权利都争取不到。
  
      接下来的时间,萧锦和美名?#35805;?#22905;洗澡,实际则把她吃了一遍又一遍。
  
      安念之被他折腾得实在没有力气了,最终是被抱着出去的。
  
      萧锦和帮她擦干了身上的水,抱上床盖上被子,这才穿好衣服吩咐下面的人?#35328;∈艺?#29702;好。
  
      下面的小丫鬟见浴室一片狼藉,?#36861;?#32670;红了脸,匆匆收拾完之后还不忘瞥了一眼床上的安念之,带着不可言喻的笑容出去了。
  
      躺在床?#20384;?#24471;秒睡的安念之哪里知道这些,还以为自己在下人面前是端庄无比的。
  
      第二天,安念之起床的时候萧锦和已经不在,蓝影告诉她姑爷上朝去了,让她们不要打扰夫人。
  
      紧接着就是看着安念之时不时偷笑。
  
      安念之不明所以,直到坐在梳妆台前看到自己脖?#26377;?#21475;满满的红印之后,恨得咬?#29436;?#40831;。
  
      可恶的萧锦和,简直是头大尾巴?#29301;?br />  
      把她身上啃成这样,她还怎么出去见人?
  
      现在天气转热了,不能穿太高领的衣裳,安念之只好用厚厚的粉扑?#24076;?#24635;算没有之前惹眼了。
  
      “我们去奶奶那里走走吧。”
  
      本来给长辈请安是?#21051;?#35201;做的事,可是萧?#25103;?#20154;体谅她,说免了每日的请安。
  
      至于萧明旭那里,更加不用去了,他一个老光棍,内室没有夫人,虽是长辈,但若是安念之老往他那里跑会遭人闲话。
  
      虽说免了,但安念之觉得隔三差五去看看?#25103;?#20154;比较好,也算是她的一点孝心。
  
      安念之去萧?#25103;?#20154;那里的时候,萧明路侧夫人林娇?#31354;?#22909;在。
  
      她拿着自己小厨房做的点心来孝敬萧?#25103;?#20154;,萧?#25103;?#20154;老了也爱热闹,管她是真情还是假意。
  
      “你那里小厨房的厨娘手艺还不错,这糕点甜而不腻,又精?#25314;?#27604;大厨房那里端过来的好多了。”
  
      林娇娇浅笑:“那是妾身陪嫁的带过来的厨娘,是母亲特意选的好的,?#25103;?#20154;?#19981;?#23601;好。”
  
      安念之看着她们婆媳俩聊得高兴,面带笑容大步走了上去。
  
      ?#20843;?#23219;来看奶奶了,原来林侧夫人也在。”
  
      萧?#25103;?#20154;见安念之前来很高兴,连忙伸手出去,示意她赶紧走上前来。
  
      “念之来了啊,我不是让你不用过来请安吗?怎么这么早过来了?”
  
      ?#20843;?#23219;想奶奶了,所以过来坐坐。”
  
      “哈哈哈,好,以后想来就来,奶奶?#19981;?#20320;过来。”
  
      林娇娇让后面的丫鬟端了糕点过来,递到安念之面前:“少夫人,这是我小厨房里做的糕点,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安念之笑着瞥了她一眼,伸手拿了一块糕点放入嘴中。
  
      “嗯,还不错。”
  
      后面站着的蓝影和剑秋心中暗忖,若说谁做的糕点最好吃,莫过于自家小姐了。
  
      “我听说?#25103;?#20154;这两天胃口不好,所以特意让人做了送来。”林娇娇这话是对安念之说的,说完之后眼睛却讨好地看向萧?#25103;?#20154;。
  
      萧?#25103;?#20154;点?#35828;?#22836;:“这两日大厨房那边也不知道怎么的,口味变了许多,我?#20384;玻?#21475;中没味,若是饭菜不合胃口,还真吃不下。”
  
      林娇娇脸上依?#26432;?#25345;着浅笑:“妾身听说啊,是大厨房里管事的换了,估计新来的掌握不准?#25103;?#20154;的口味,所以?#35828;?#21619;道变了。”
  
      安念之轻飘飘看向林娇娇,露出一个审视的笑容。
  
      大厨房发生了什么,府中大多数人都知道,也不知道林娇?#30475;?#21051;引出这个话题是为了什么。
  
      若是想要在?#25103;?#20154;面前告状,那她就打错主意了,自己之前处死王婆子的时候,就没打算瞒着?#25103;?#20154;。
  
      此刻见?#25103;?#20154;的样子,?#23391;?#24182;不知情。
  
      再看看一旁的芳姑,微微蹙着眉,估?#25169;?#30693;道此事,只是没有告诉萧?#25103;?#20154;。
  
      “是吗?我倒没有听说此事?史氏也是冒失,就算是下面的人犯了错,打发她走的同时也要交代好接管的人,怎么能让新来的像瞎子一样乱撞呢。”
  
      看来萧?#25103;?#20154;对饭菜口味变了这事?#34892;?#32831;耿于怀。
  
      安念之静静地瞧着林娇娇,想听听她接下来想说什么。
  
      她也不是没调查过,大厨房新来的管事是从前厨房的二把手,也是史氏的人。
  
      那人在大厨?#30475;?#20102;好些年了,怎么可能摸不准?#25103;?#20154;的口味?
  
      这番做戏估计是想让?#25103;?#20154;自己发现此事,然后把火苗牵引到自己身?#20384;礎?br />  
      萧?#25103;?#20154;若是知道自家刚进门的孙媳在第二天就把大厨房里的管事打死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感想。
  
      史氏这是想借萧?#25103;?#20154;的手给安念之一个教训。
  
      安念之想,这林娇娇看着也不像是和史氏合得来的,怎么会突然跑过来和?#25103;?#20154;提起此事?
  
      听到萧?#25103;?#20154;不满的言语,林娇娇淡淡道:“下人做错了事被发落了本无可厚?#29301;?#19981;过妾身听说那个新来的管事从前也是大厨房里的人,在大厨房里这么久自然是知道?#25103;?#20154;的口味。之前那个管事?#23391;?#26159;她的姑姑,突然被发落,她心中难免有怨言。依妾身?#31383;。?#22905;这是?#23460;?#36825;样做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说罢看向安念之,脸上依?#26432;?#25345;着笑容。
  
      安念之?#23391;?#26126;白了她是什么意思,这是想揭穿史氏暗搓搓的小动作,用这件事来打击史氏一番。
  
      果然,林娇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不过安念之对她利用自己这件事并不在意,只要她以后不对自己下手就?#23567;?br />  
      若是敢把火引到她身?#20384;矗?#22905;不介意一把扑灭这个火苗。
  
      “芳姑,派人去把史氏叫来,这大厨房交给她管理,怎么就这么乌烟瘴气,一件这么小的事奴才心中就有怨言,暗自动手脚,要是以后做错事领了板子,她岂不是要给我们这些主子下毒了?!”
  
      芳姑看了安念之一眼,脸上表情很是复杂,紧接着答应着转过身吩咐下面的嬷嬷去请史氏过来。
  
      没过多久,史氏带着丫鬟嬷嬷风风火火地过来了。
  
      见林娇娇和安念之都在这,她眉头微微蹙了蹙,心中更加没底了,也不知道萧?#25103;?#20154;派人把她叫过来到底是什么事。
  
      她心中有预感,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知道母亲唤儿媳过来有何事?”
  
      萧?#25103;?#20154;端坐在上头,脸上微微带有怒气,问道:“这两天大厨房是这么回事?换了个新管事的就饭菜都做不好了?若是做不好,就派其他人去,总有好的。”
  
      史氏心中一咯噔,脑中转过万千心思,摸不透这件事到?#36861;?#23637;到什么?#36739;?#20102;。
  
      若是林娇娇和安念之不在,她倒有几分把握,现在完全是如处在不知深浅的水潭,没有底了。
  
      就算没有底,她还是要回答?#25103;?#20154;的问话。
  
      “大厨房里管事的王婆子犯了一点小错就被郡主给打死了,因为事情太过突然,儿媳只好让大厨房里的二把手接管,估计因为王婆子是她姑姑,她心里?#39134;誦模?#25152;以这两天做事?#34892;?#24608;慢了。回头儿媳一定严加管教,好好?#21040;?#19968;番。”
  
      安念之轻笑,这件事终于引到她身上了。
  
      萧?#25103;?#20154;听到大厨房里的管事是被安念之处死的,还是?#34892;?#38663;惊,连忙看向她道:“念之,那管事的犯了什么事?怎么说打死就打死了?”
  
      安念之刚想说话,一旁的林娇娇开口了:“?#25103;?#20154;,妾身听说是那王婆子?#23460;?#25187;下了少夫人院里的大丫鬟,还把人给打伤了。少夫人去厨房要人的时候还看了王婆子好大的?#25104;?#21602;,说她站在小侯爷身后活脱脱像个丫鬟。后来又拒不交人,还想拦着少夫人进去搜,少夫人找到她的陪嫁丫鬟的时候,那丫鬟都鼻青脸肿了。少夫人这才动怒,一气之下把王婆子打死了。”
  
      安念之静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听林娇娇嘴里翻出的花,脸上保持着僵硬的笑容。
  
      她绝对不会相信林娇娇这番话是真为她打抱不平,但听着还是蛮顺心的。
  
      由她嘴里说出来比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要令人信服得多,也让她站在了弱者的一方。
  
      史氏没想到林娇娇会参合到这件事里面来,本来她还想着要是安念之?#24202;擔?#22905;就可以控诉她仗着王婆子死了死无对证往王婆子身上泼脏水。
  
      结果人安念之完全没开口,她都不知道要从何控诉了。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网址 天津11选5开奖号结果 海南飞鱼彩票有假吗 娱乐场所消防应急预案 广西快三一定牛彩票网 中国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管家婆六合图库www 海南环岛赛骑行 云南11选5932期 上海快3开奖号码表 彩票有无规律 内幕原创三肖中特 重庆时时彩平台注册送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群 国际象棋大师安卓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