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苟在忍者世界 > 第二十九章 火影室内的密谈

第二十九章 火影室内的密谈


  木叶五十五年六月十九日。
  火之国,木叶村。
  火影办公室内。
  距离爆炸已经发生两天了,随着警报的解除,大部分村民的生活已经逐渐回到了正轨,学校再次开始上课,商店重新恢复了营业,街上玩耍的孩子也一点点多了起来。
  但是,对于一些人而言,善后的工作依然还在没有停止。
  此时,猿飞日斩正在办公室内开会,因为水戸门炎逝世,志村团藏被剥夺权力的关系,这次的会议相比起以前显得?#34892;?#20919;清,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个人而已。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那个人依旧在村里活动的痕迹。”
  办公室内,转寝小春正在对他汇报着自己这两天的工作成果。
  作为仅存的两位高层之一,这些天来她可没有闲着,而是带着手下的暗部和侦察能力最强的日向,犬冢一族一起在村中搜巡着带土的痕迹,?#19978;?#27809;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虽然通过犬冢一族的忍犬从带土遗留的残肢上面获得了独特的气味,但根据那些气味找到的却只是一些四五天以前留下的痕迹,早就已经过时了,压根就证明不了任何问题。
  所以,带土现在是生是死,到底在何处,木叶村目前还无从得知。
  无法得到确定的结果是一件特别?#20013;?#30340;事情,特别是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而言。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什么都确定不了吗?”
  猿飞日斩坐在火影桌前,吧嗒吧嗒地抽着烟,口中叹道。
  “嗯。”转寝小春点点头,面上露出一丝愁色,打了一场之后连敌人是生是死都?#24674;?#36947;,这也是好久没有遇到的情况了。
  和其他忍村相比,有着日向一族,犬冢一族以及油女一族的木叶在情报搜集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只要认真查,总能?#39029;?#19968;点蛛丝马迹来。但是带土不同,他的时空间忍术可以随意进出任何结界,不用留下任何足迹也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到,同时也很难通过气味等方式定位他的方位,就像是一个鬼魂一样诡异莫测。
  这就是为什么能够使用特殊时空间忍术的忍者总是最?#24033;?#30340;原因之一。
  ?#23433;还?#25105;已经吩咐结界班修改了结界的频率,犬冢一族的忍犬和油女一族的虫子也?#23478;?#32463;布置到了村子里的每个角落,这样就算对方还有其他阴谋,一旦发动,我?#19988;?#33021;在最快的时间知道。”
  转寝小春补充道,尽管无法完全掌握带土的踪迹,但?#36824;?#26377;没有用,预?#26469;?#26045;还是要做的,已经发生过几次被人潜入村里都无人发现的事情,当然不能再让这个漏洞?#20013;?#19979;去。
  “嗯。”猿飞日斩点点头,他知道这种预?#26469;?#26045;已经是转寝小春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在所有的忍术种类里,时空间忍术本身就很?#24033;?#23436;全无法做到绝对防御,所以只能使用一些笨办法去预防一下。
  “麻烦你了,小春。”他说道,这些天来,木叶村的工作量几乎翻了数倍,他掌控大局,转寝小春负责处理一些具体事务,两个人都累了个半死。
  “没事。”转寝小春摇了摇头,相比起水戸门炎的牺牲,她的这些?#37327;?#26681;本就不算什么。
  ?#23433;还?br />  她目光?#20102;?#30528;,犹豫了一下,继续道。
  “日斩,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她抬起头,看着猿飞日斩的眼睛,严肃地问道。
  “关于那个?#32781;?#20320;觉?#27809;?#26159;什么样的情况?他会是死了吗?”
  “这个……”猿飞日斩迟疑了一下,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摇头道:“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了,在没有出现结果之前,什么假设都是没有意义的,?#36824;?#26159;?#38393;?#24773;况,我们都需要找到切实的证据。”
  说着,他露出思索的神色,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27492;?#30340;,眼睛一亮,马上说道。
  “小春,最近密切留意一下雾隐那边的动向。”
  他慎重地吩咐道:“如果出现什么特殊情况的话,马上通知我。”
  “没问题。”转寝小春点点头,获取别国的情报对于接管了根的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虽然雾隐村在数十年就关闭了外交政策,开始闭关锁国的行动,但他们总需要发展,水之国地势偏僻,很多资源都需要从外界进?#20898;?#38388;谍只需要打着商人的幌子便可以想办法混进去。
  所以,虽然不如其他国家方便,但毕竟也是五大国之一,水之国的动静其实也一直都在他们的关注之下。
  事实?#24076;?#20165;仅是根就在水之国内就安插了十个以上的间谍。
  ?#23433;还?#36825;其中有什么联系吗?”
  她?#34892;?#30097;惑地问道,心里?#24187;?#30333;,雾隐的情况和那个神秘人又?#34892;?#20160;么关系?
  “这大概能够带领我们找到答案。”
  猿飞日斩心里思索着,这样回答道。
  没错,此时的雾隐的确和带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幸村的?#19988;?#27809;错,那么在这个阶段,雾隐村的四代水影矢仓应该是正?#20040;?#20110;带土的控?#39057;?#20013;,如果带土在爆炸中死亡,那么矢仓自然便会脱离控制,恢复自我。反之,如果带土没有死去,那么矢?#24535;?#20250;依然处于他的控制之下。
  无论是?#38393;?#32467;果,只要根据雾隐村这一个月左右的动向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如果在接下来的?#27426;?#26102;间内,四代水影矢仓出现了与往常不一样的异常举动,同时雾隐内部发生?#27426;?#30340;动荡,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带土的确是死了。反之也是一样,如果矢仓的行为还和前些年一样没有太大的改变,那么就代表他依旧处于带土的控制中,也就是表示带土还活着。
  因?#32781;游?#38544;的变化中就可以大概推断出带土的情况。
  这就是情报的优势了,有着岸本齐史牌攻略书,带土还?#24674;?#36947;他所做的布置早就暴露在了猿飞日斩的眼里,只需要根据请报上所表明的信息进行相应的分析,便能够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找到答案。
  “日斩,这难道又是……”
  转寝小春再次开口道,正打算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转寝小春皱了皱?#36857;?#36825;个时候,来的人会是谁?
  “请进。”
  猿飞日斩看向门?#20898;?#25196;声道。
  宇智波鼬推门进来,依旧保持着他那副面无表情的?#19997;肆常?#22909;像周围所有人都欠他几千万似的。
  “是鼬啊。”
  猿飞日斩露出一丝喜色,宇智波鼬是他们和宇智波一族之间的传声筒,既然他出现在这里,那么自己和富岳商量过的东西应该就有结果了。
  “已经结束了吗?”
  “是的。”宇智波鼬点头道,然后简略地将宇智波一族昨晚开会的讨论结果叙述了一遍。
  听闻宇智波一族?#29260;?#25919;变这个消息之后,猿飞日斩和转寝小春同时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明显缓和了许多。
  如果不是无计可施,他们其实也不想和宇智波开战,毕竟战争总是会死人的,?#36824;?#27515;的是谁,最终受到损失的都是火之国。
  看样子宇智波一族里还是有几个聪明人的,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还是还是冥顽不灵,坚持政变的话,那么结果只能是自取灭亡。
  现在这种结果算是不错的了,虽然猿飞日斩也知道,宇智波一族的服软大概只是权宜之策,想要真的和他们握手言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只要不发生直接冲突,他就有?#27426;?#30340;把握让宇智波一族重新融入木叶。
  就算做不到,等过几年什么带土,晓,斑,十尾和无限月读等消息一点点爆出来,在灭世的威胁面前,就算宇智波一族再有异心也得散了。
  所以,猿飞日斩只要保证,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保证宇智波一族不出乱子就可以了。
  “那么,那件事情呢?”
  宇智波叛乱的事情基本上解决了,猿飞日斩内心的担忧减少了许多,然后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另一件他同样很关心的问题上。
  宇智波鼬知道猿飞日斩问的是什么。
  在带土的存在暴露之后,无论是猿飞日斩还是宇智波富岳都在怀疑,宇智波一族的政变和他到?#23376;?#27809;有关系,除了宇智波内部的因素以外,是否还有外人的刻意诱?#36857;?br />  这一点在昨晚的宇智波会议上得到了证实。
  当宇智波富岳将带土的存在,外界的威胁和宇智波一族面临的局势一一指明之后,大多数族人都明白了此时政变只是自杀之举,所以经过一番?#20102;?#20043;后?#36861;?#36873;择了?#29260;?#20294;是,依旧有那么三四个?#32781;?#21516;时也是在之前筹划政变的过程中表现的最积极,也是最冲动的四五个人不仅没有一点为全族的安全考虑过,而且还叫嚣着要弄个鱼死网破,打算以自己的力量引发叛乱,甚至还因此攻击了几个维持治安的忍者。
  这种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宇智波富岳的警觉,在经过仔细的研究之后,他们发现这几个人的精神上有着明显的非正常趋势,精神亢奋,查?#27515;?#25955;乱无章,再加上失去理性的举动,种种表现都说明了他们的?#34892;?#24773;绪似乎是被人为的引导过。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幻术,并不是直接改变他们的内心想法,只是放大了他们心里对于木叶的憎恨和偏激的思想,也许对其他人作用不大,但是对于本身心理方面就?#26032;?#27934;的宇智波一族来说,只要一点点的火苗便可以直接引起一场大火。
  也就是说,他们这些年来那么积极地鼓动叛乱,宣扬仇恨的举动并不是出自自己的本意,而是被他人操纵的结果。
  “果然是这样吗?”
  听了鼬的描述之后,猿飞日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和他想象的一样,不仅是七年前的九尾事件,?#22303;?#36825;次宇智波一族的叛乱也是有人在背后教唆的结果。
  至于搞事的是谁,答案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了。
  “宇智波带土,宇智波斑,还有黑绝……”
  猿飞日斩咬着牙,脑海里浮现起几个名字来。
  “你们还真是将整个木叶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啊!”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秒速时时彩假的 广西快乐双彩今天开奖结果l 香港赛马会码必中 浙江快乐12前三直选 梭哈英文叫什么意思 混合过关竞彩 安徽十一选五的走势图百度乐彩网 网络彩票 北京快3一定牛图 山东群英会开奖详情 qq游戏欢乐升级打不开 羽毛球张楠腹肌 bet足球比分网站 关于数字7的游戏规则 电子游戏地址是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