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苟在忍者世界 > 第八十三章 鸣人的经验包跑了啊

第八十三章 鸣人的经验包跑了啊


  “桃地再不斩?”
  听到这个名字,幸村还是?#34892;?#24778;讶的,倒不是觉得再不斩很厉害,只是对于这个名字,任?#25105;?#20010;看过漫画的人都不可能不熟悉。
  那可是鸣人遇见过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手BOSS,上忍级别的高手,虽然在后期变得烂大街了,可能连个炮灰都算不?#24076;?#21487;是在刚刚开服的时候,再不斩还是能够作为新手BOOS出场的。
  事实?#24076;?#27874;之国任务也是第七班遇见的第一次生命危机,如果不是鸣人佐助配合默契,再加上?#23376;幸?#25918;水不打要害,第七班就算?#24187;?#38431;,死上一两个还是非常可能的。
  再不斩和白,两个出场篇幅不怎么多,但在读者的心中地位却不输于主要人物的前期角色。
  虽说是敌人,但也得承?#24076;?#20877;不斩和白在鸣人的人生道路上起到了特别的推动作用,至少,鸣人守护同伴的观念有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白。
  他们是鸣人小队成为忍者之后遇见的第?#27426;?#30495;正意义上背负着忍者之名,诠释忍者存在的意义的人,
  什么?你说鬼人兄弟,抱歉,那是路人甲乙丙,完全没有存在感的。
  自从自己穿越过来之后,就没听说过有再不斩的消息,幸村一直以为,再不斩和白还窝在波之国的桥外刷新点,等着鸣人和佐助去刷怪升级呢。
  却不知道,在这个时间线?#24076;?#20877;不斩不仅没有前去波之国,反而跑到方向完全相反的川之国去了。
  如果没错的话,这大概又是自己造成的蝴蝶效应了吧。
  幸村?#34892;?#26080;语地想道。
  在上一个世界中,有一位伟人周树人同志曾经?#36824;?#19968;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21364;?#38632;林中的蝴蝶,?#32423;?#25159;动几下翅膀,可以在?#34903;?#20197;后引起美国得克萨?#24618;?#30340;一场龙卷风。
  而自己煽动的翅膀可比蝴蝶大多了,连宇智波灭族都扇没了,锅影也被扇走了,区区一个再不斩,怎能挡得住这样强烈的风暴。
  对于再不斩的提前出现,幸村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前世带来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按照时间线来看,再不斩和?#23376;?#35813;是在自己穿?#34903;?#21069;就已经相遇了,所以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他们现在应该还是在一起,那么鹰见信所遇见的就是逃亡中的再不斩和白吗?
  如果真的是他们的话,那么幸村表示鹰见信和次元大介能够活着回来还算是蛮幸运的,再不斩可是精通无声杀人术的高手,连木叶村上忍里数一数二的卡卡西遇上他都得陷入苦战,鹰见信他们的带队老师貌似还不如卡卡西,没想到居然可以全员无损地活着回来,只是受了点轻伤。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幸村?#34892;?#22909;奇,于是他拉上鹰见信和次元大介,三人一起找了一个卖丸子和红豆汤的小饭馆,点了些零?#24120;?#22352;下来开始询问有关于再不斩的事情。
  “怎么?#30340;兀俊?br />  在幸村的追问下,鹰见信思索了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这般说道。
  “我们这次的任务你是知道的。”
  当然,一切的起因都是从他们这次的任务开始。
  “本来应该只是一个B级任务,我们接到的任务内容是,川之国大商人的船越健二因为自己的货物最近总是被附近一伙不知道哪里窜来的山贼洗劫,于是雇佣我们木叶忍者去帮忙剿灭山贼。”
  ?#29677;牛?#36825;个我知道。”幸村点头道,鹰见信上次出门前和他见过一次,任务的内容他多少也知道一些,从原本的脉络上看,的确只是级别最高为B级的任务,说实话,只是山贼的话其实本来应该只有C级的,只是考虑到川之国却是?#34892;?#20559;远,也许会导致情报错误的问题,其中可能有流浪忍者的存在,才?#27426;?#20026;了B级,已经可以说是高出了本身的层次了,但是却没有料到,这中间依然出现了差错,出现了上忍,直接跳到A的等级。
  ?#20843;?#20197;说,那些山贼是桃地再不?#35835;?#23548;的?”
  他问道,再不斩这货没跟卡多混,居然跑去做山贼了?
  堂堂上忍跑去劫财越货,总觉得更low了啊……
  “不,不是的。”
  鹰见信摇头道。
  ?#30333;?#30830;的来说,他的目的其实和我们相同。”
  “什么?”
  幸村不解,几个意思?
  “事实?#24076;?#24403;我们达到川之国的时候,还没等动手,就听说囤聚在那里的山贼已经被其他人消灭了。”
  鹰见信无奈地耸?#22987;紓?#24930;慢解释说:“当时,听说是川之国大名雇佣的流浪忍者做的,本来,我们还不知道是谁,只是你也知道,出现这样的情况,任务自然不可能算完成,我?#19988;?#25343;不到原本保证的酬金,只能获得一些路费。”
  ?#20843;?#20197;,你们就想去看看抢了你们生意的人是谁?然后就踢上铁板了?”
  幸村嘴角抽了抽,这算什么?自己作死吗?
  “这个……”
  鹰见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露出一口结巴的银牙,很显然幸村说对了,他们当时的确有类似的想法,这也是常理,可以理解:“我们开始其实并没有恶意,你也知道了,两方人在不同的忍村发?#23478;?#26679;的任务,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倒也不是非常让人愤怒,只是单纯的想要相互认识一下而已,万一以后可能还会接触呢……”
  说到这里,鹰见信停顿了一些,目光?#34892;?#24653;?#20445;?#24456;显然是陷入了某?#21482;?#24518;中。
  “却没料到,对方居然是传闻中的雾隐的逃亡忍者--桃地再不斩。”
  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次元大介身体微微一震,在这一瞬间,幸村明显的看到他放在桌下的双手猛地一下子?#25112;?#20102;拳头,手臂上青筋暴露,用力之大,指甲?#36127;?#35201;刺进肉里。
  从他的?#20174;?#26469;判?#24076;?#36825;次行动中虽?#24187;?#26377;受什么太?#29616;?#30340;外伤,但再不斩确实给他们的心理上造成了?#27426;?#30340;影响。
  幸村看在眼里,心里稍微?#34892;?#25285;忧。
  毕竟桃地再不斩不是普通的上忍,可能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他就是个杂鱼,但是对于大多数忍者来说,他也是战力强悍的忍刀七人众的一员,被称为鬼人的高手,在雾隐暗杀部队服役多年的他训练出的一身杀气,有的时候就能让弱小的人闻风丧胆。
  鹰见信这个人平日里大大咧咧,可能感触不深,不过次元大介不同,他的自尊心很强,从小大到一直是优等生,没受过多少挫折,所以对于这种事情要敏感一些,希望他不要被打击的太过了。
  “发现了他的身份之后,既然是盟国的叛忍,我们当然就不能当作没看见。”说到这里,鹰见信?#25104;仙?#29616;出一丝苦涩:“战斗就那样发生了……”
  他轻轻摇了摇头,用一?#30452;?#36739;?#26519;?#30340;语气缓缓道。
  “我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可怕的高手,我?#19988;?#19981;是初出茅庐的新手了,之前也参加过几次围剿流浪忍者的任务,可是,再不斩和我们之前遇到过的敌人完全不同。”
  “那种恐怖的身手和气息,仅仅是站在那里,便能让人颤抖不已。”
  鹰见信这般说着,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当时的一幕幕来。
  “可以说,我们在他面前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他的无声杀人之术简单让人无迹可寻,他隐藏在雾里,就像是一?#24187;挥行?#36857;的幽灵,随时可以从任何地方杀出来,当时我差点以为自己就要快?#24187;?#20102;呢。”
  ?#20843;?#23454;话,这一次是我们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对?#27426;裕?#22823;介?”
  鹰见信看向次元大介,想要征求一下对方的看法,可是次元大介却没有回答他,只是低头喝着红豆汤,目光直愣愣地看着汤中的倒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后呢?”
  幸村急忙追问道,如果像鹰见信说的那样,他们在再不斩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平?#19981;?#26469;的吧,所以肯定有什么其他的转折。
  “好在有?#31185;?#32769;师在。”
  鹰见信喝了一口红豆汤,继续道。
  ?#20843;?#30340;白眼可以在雾中寻找到再不斩的踪迹,虽然依旧无法突破雾隐之术的范围,但至少让我们变得不是那么?#27426;!?br />  “原来如此。”
  幸村明悟道,鹰见信口中的?#31185;?#32769;师就是他们的带队老师,全名日向?#31185;劍?#20986;身于日向一族分家,也是一个木叶上忍,他们小队成立之后?#32423;?#20250;在幸村的火锅店吃饭,所以相互之间也不陌生。
  既然出身于日向,那么自然就有白眼,而白眼拥有透视和看穿经脉的功能,视力很是发达,不会被浓雾遮挡视线,所以在某些情况下比写轮眼还要好用点,大概也是因为如此,虽然实力不如卡卡西,但是日向?#31185;?#22312;雾隐之术里表现可能比卡卡西还要好一些。
  “但是,你们总不能就这样躲到最后吧?”
  幸村又问道,日向?#31185;?#30340;白眼可以让他们在浓雾中自保,这点没有问题,可是想要真正杀出去,只靠白眼可是不够的。
  “后来,川之国大名就来了。”鹰见信咬着丸子,含糊不清地说:?#20843;?#26469;了之后,再不斩也就结束了雾隐之术,我们才被放出去。”
  “也就是说,你们这次完全是被人家完虐了一通?”
  幸村哭笑不得地说道,出去执行任务遇见BOSS,被BOSS玩弄一遍然后再完好无损地放回去,真不知道该说他们是幸运还是不幸……
  “大概就是这样吧。”鹰见信叹气道:“我和千里这一次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发挥的机会,大介倒是还和再不斩打了两个回?#24076;?#34429;然也没帮到什么忙。”
  “然后,就成这样了……”鹰见信指了?#27010;员?#40657;着脸的次元大介,对幸村说道:“你也知道的,大介自己本身也是练习刀法的……”
  “明白。”幸村点点头道,次元大介是出身铁之国的人,祖上是武士,所以对于刀法很是精通,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被一个同样使刀的忍者轻松击败,对他的打击可能?#34892;?#22823;吧。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川之国大名居然和再不斩混在一起了……”
  ?#29677;擰!?#40560;见信点点头,回忆着:?#25353;科?#32769;师说过,这些年来,似乎川之国打算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忍者村,最近一直在试图?#24515;?#37027;些从其他忍村出去的流浪忍者。”
  “原来是这样。”
  幸村?#28872;?#36947;,所以川之国大名才会现身阻止再不斩和鹰见信等人的战斗,因为他不想因此招惹到强大的木叶。
  可是这样一来,再不斩的存在就暴露了,等到日向?#31185;?#30340;任务报告交上去,要不了多久,雾隐大概就会知道这个消息,不过,川之国大名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那么他应该有把握去说服水影的吧。
  幸村这样子想着。
  “对了。”说道这里,他突然想到一件事请:“你们这次去川之国,见到的除了再不斩以外,他的身边还有什么人吗?”
  幸村想知道的是,白是不是还如同原著一样,跟在再不斩的身边。
  “这一点我们倒是没有亲眼见到过。”鹰见信想了一想,回答道:“不过,?#31185;?#32769;师后来观察的时候,的确有察觉到附近存在着第二个人的查?#27515;?#30340;迹象,怎么?有什?#27425;?#39064;吗?”
  “没。”幸村摇头道:“我只是问问。”
  这样的话大致就能弄清楚脉络了,再不斩不知道由于什么?#20498;?#21644;川之国的大名搅到了一起,一个想要成立忍者村,另一个也许也是打算培养一些人?#20013;?#21161;自?#21512;?#38654;隐村报复,双方一?#21215;春希?#20110;是展开了合作。
  这对于木叶村而言倒是没什么大碍,一个小国和一个没什么势力的流浪忍者而已,势力和实力都不怎么强,即使是忍刀七人众之一,也弄不出什么风浪。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鸣人就少了一个高级经验包,不知道没有了再不斩和白的影响,鸣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幸村摸着脑袋,他也不能确定这种变化算好还是算?#25285;?#21453;正和自己?#27426;?#22823;关?#25285;?#25152;以这个念头只是在脑子里过了一圈,马上就没在意了。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个时间点?#24076;?#40483;人的第二个高级经验包也已经是摇摇欲坠了。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412222一点红公式规律 2012289期p3试机号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 篮彩让分胜负规律 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 网上斗地主上正规网站 福建快三一百期内开奖走势图 3d太湖钓叟字谜 奥运网球比分直播 期特码老树林网 双色球17087期专家选号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晚上 麻将二八杠是什么意思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票 虚拟足球e球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