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来自缪星 > 第100章 追兵又至

第100章 追兵又至


  老于的两层平房仍然亮着灯,但昏黄的灯光下却多了一条陌生的人影,一个身着黑色风衣、戴着黑色口罩的男子正站在院?#21448;?#22830;,饶?#34892;?#33268;的打量着院子里堆放的麦垛和农用工具,那股气息正是从他身?#20185;?#21457;出来的。
  直到丁蒙和小秋赶来,他?#25490;?#22836;说道:“你们的?#20174;?#23454;在是太慢了。”
  他似知道丁蒙二人想问什么,主动开口道:“别担心,屋子里的老头我只是让他暂时睡着了而已,我们之间的谈话他听不见,只不过他能不能醒来,那就得看你们愿不愿合作了。”
  丁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31185;?#33258;己冷静下来,刚才他和小秋谈话的时候念力视野是关闭?#35828;模?#23601;是那么短短的一会,这个黑衣男子居然就出?#33267;耍?#19981;管他是以什么方法溜进来的,但都足以说明对方弱不了,最关键一点是眼前这个人又给了他那种熟悉的感觉——此人极度危险。
  “你想合作什么?”丁蒙平静的问道。
  黑衣男子打量着他二人全身上下:“应该说,你们想要什么?你们能有什么?”
  小秋显然也有类似的经历,?#23454;?#20063;相当有经验:“你又想要什么?”
  黑衣男子忽然笑了,他的笑声在这黑夜中听起来格外生硬:“我其实是有诚意的。”
  这话令人很难理解,丁蒙忍不住道:“你的诚意在哪?”
  黑衣男子注视着他,一双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光:“你应该?#34892;?#25105;,那几个人本来是去找你麻烦的,?#19978;?#36935;着我了,于是我就越俎代庖替你把他们给收拾了,如果你不相信,你尽管去河边瞧瞧……”
  丁蒙暗暗打开念力视野,运足了源能朝四周扩散,他很快就看见了,在?#24433;对?#22788;不易觉察的水草边歪东倒西躺着四五个人,看样子都是刚刚被击倒,气息十分微弱。
  这个距离大?#21152;?00米之遥,丁蒙目前念力视野所能达到的?#34892;?#33539;围也才150米,难怪之前觉察不出来,但是念力视野的观察是一回事,自己的感知能力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个距离按理说也不该感知不到。
  丁蒙突然转身朝外飞奔,无论如何他也要看个究竟。
  河边的岩石下,四五个身强体壮的年轻男子蜷在一团水草?#24076;?#21475;中只剩下出的气了,因为是黑夜,鲜血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但湿润冰凉的空气中却?#33268;?#30528;大股血腥?#19969;?br />  丁蒙走过来时心就在?#27426;?#30340;下沉,因为他看见了一个自己?#40092;?#30340;人——雷豹。
  雷豹趴在草?#24076;?#27491;朝他虚弱的招手:“丁蒙……救我……”
  黑衣男子居然也跟了上来,微笑着道:“我没?#26032;?#35828;吧,他们本是来?#24895;?#20320;的,这个人好像还是你的同学,看来你在学校里的名声并不太好啊。”
  丁蒙的名声显?#24187;?#26377;雷豹那么臭名昭著,但不管雷豹平时再怎么横行霸道,也不至于说横尸荒野吧。
  雷豹的胸部正在?#25226;?#20260;口是一道长长的血痕,丁蒙总觉得这伤口自己很熟悉。
  “丁蒙……救救我……”雷豹的声音已经相当微弱了。
  “好的,我来?#39286;恪!?#19969;蒙沉声答道,然后慢慢的走上前,突然一拳就朝雷豹的?#28304;?#19978;招呼了下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地上另外几个躺着的?#21543;?#21592;”一跃而起,拳脚并用一起朝丁?#19978;?#26469;,其间?#31185;?#20102;大量的热能和寒意,可说是冰火两重天。
  这一变化简直是令人完全意想不到,连旁边的小秋都看呆了,谁知丁蒙轻飘飘的一闪就?#35828;?#20102;十米开外,脸上的表情依旧很镇定:“你们的戏演得不错,只?#19978;?#28436;技差?#35828;悖?#32780;且?#32929;?#19981;得下血本。”
  雷豹此刻哪有半分受?#35828;哪?#26679;,连同着其他几个同伙迅速站成了一个扇?#21361;?#38544;隐中对丁蒙形成了一个?#35874;?#20043;势,这分明是一个诱敌的圈?#20303;?br />  如果说黑衣男子无声无息的出现是丁蒙视野未开的疏忽所致,那么此刻念力视野就近在咫尺,雷豹几个人有没有真正受伤?那是休想骗过他的。
  但丁蒙此刻的口气却冷厉了起来:“雷豹,你这是在玩火。”
  “丁蒙,在学校你能跑,在这乡下我看你怎么跑?”雷豹一脸的愤怒,“你敢废洪梅,我就敢废你,不要以为你?#26143;?#23567;青撑腰你就跑得掉。”
  丁蒙反问道:“你想报复?”
  雷豹怒吼道:“你信不信我可以把于蔓的老头子干掉而没事,我也只问你一句话,你信不信?”
  丁蒙的表情忽然变得奇怪而凝重,他的目光是望向那个看不清真面目的黑衣?#35828;模骸?#36825;就是你所谓的帮手么?”
  雷豹傲然道:“丁蒙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在秋泽城的道?#24076;?#27809;有谁敢不给建哥面子的,他今天亲自来这乡下,那是你天大的面子,说,你想怎么死?”
  丁蒙的瞳孔忽然收缩,他仿佛看到了某种不祥的?#21482;?#24050;经降临,他的表情甚至?#34892;?#24754;哀,他把目光转向雷豹:“我有几句话想问,问完我就让你动手,我保证绝不还手。”
  雷豹怔住,随即冷哼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丁蒙若有所思:“听说在丽丝汀学院?#34892;?#21516;学不听你们的话,出了学校就被打?#26657;?#20320;依仗的是不是就是这位建哥?”
  雷豹恼怒道:“是又怎样?有本事你把建哥也废了,那我?#25490;?#26381;你。”
  丁蒙继续道:“你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却偏偏用装死这种土方法,是不是这位建哥想出来的?”
  雷豹不?#22836;?#30340;打断他:“问的都是些屁话,是又如?#21361;?#19981;是又如?#21361;?#20320;想拖延时间吗?我今天就让你拖延一夜,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丁蒙叹了口气:“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雷豹怀疑似的盯着他:“你究竟想说什么?”
  丁蒙叹道:“我要是你的话,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回到学校去继续当你的土霸王,你?#20040;?#26159;佳法老师的得意门生,过?#38382;?#38388;通过了大考你还能混得更好,偏偏你要来蹚这?#19981;?#27700;,你根本不知道这滩水有多深。”
  雷豹仰天一阵大笑:“哈哈哈,丁蒙,我以为你是有点本事的,没想到你居然怕成这样,你真是让我失望……”
  “笑够了吗?”丁蒙冷冷的注视着他,“笑够了就麻烦你动手,我的话已经问完了。”
  雷豹果然不再笑了,一个踏步向前猛的就是一记直拳冲来,这一拳绝非朱非红妹之流可以比的,他的?#30452;?#19978;隐隐有?#23380;?#30340;蓝色电流在窜动,四周空气也在嘭啪作响,这是电磁系源能者的特征,以强电力量麻痹并痛击对手。
  ?#27426;?#19969;蒙站在原地连都动?#27426;?#38647;豹一拳就打在了丁蒙的鼻子上。
  至少他以为自己是打中了丁蒙鼻子的,实?#26159;?#20917;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他忽然觉得喉咙一紧,好像有什么东西把他的咽喉给扼住了,连气都喘不过来,接下来他的视野就歪斜了,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后在退。
  他?#20040;?#20063;是个高?#23545;?#33021;者,知道这是背后有人在偷袭,他全力运转源能借力打力,顺势朝背后反手砸拳挥出。
  这天崩地裂的一拳却被一只黑色手套轻描淡写的接住,这只黑手?#33258;?#21453;方向一扭,只听得“?#38738;輟?#19968;声脆响,雷豹的左手?#30452;?#24403;场就被折断了,他甚至还感觉不到痛楚、发不出惨呼,就只能看见眼前一道青芒飞闪而过。
  “哧————”
  这次真的是鲜血如喷雾般?#25165;?#32780;出,而且是他自己的血。
  黑衣男子松开手,雷豹的尸体就烂泥般瘫倒在地,刚才他装死,现在就是真的死了。
  这一变化简直是意外中的意外,就连雷豹的四个同伙都没想到,四个人齐刷刷的转身,用着不可?#23478;?#30340;眼神望向黑衣男子:“建哥,你……”
  唯独丁蒙还是很冷静,他沉声道:“他并不是你们的建哥,不想死的就赶快?#29992;!?br />  这句话真是比什么都管用,四个人怔了怔,然后如兔子般惊起,火速转身狂逃,很遗憾他们跑错了方向,如果这时有人一头扎进河里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但四个人都是朝左飞奔。
  这一次就连小秋就都看清楚了,黑衣男子的衣袖中钻出了一条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色鞭子,鞭子长了眼睛似的瞬间绕在四个?#35828;?#33046;子?#24076;?#40657;衣男子再猛一回拉,他们四个就跟雷豹一样完全失去?#35828;?#25239;的能力。
  只见黑衣男子的身影“唰唰唰”的?#20142;?#38378;,又是几道相同颜色的青芒闪过,四个人捂着咽喉倒了下去,喷出来的血雾完全笼?#33267;?#27827;?#20185;?#31354;。
  黑衣男子收回鞭子和腕?#26657;?#32972;负着双手观察地上的尸体,神态显得很满意:“你们还是有点价值的,如果没有你们带路,我还真找不着这个位置。”
  一直很冷静的丁蒙此刻也?#34892;?#24778;讶了,对于黑衣男子的迅捷和残酷他倒是很泰然,他?#36291;?#30340;地方在于:黑衣男子利用藏在袖子里的腕刃异常精确的切开了每个?#35828;难?#21897;,同时去势未停,利刃从咽喉处开始到左手?#31181;?#22788;结束,一道如手术刀般精准的伤口肉眼可见,腕刃不但致命,而且还割断了相关部位的筋脉,这手法分明就是丁蒙所擅长的。
  小秋叫了起来:“这里是诺星帝国,你这么凶残的杀人,你跑不?#35828;摹!?br />  黑衣男子又阴恻恻的笑了:“还是担心你们自己吧,我要走随时都可以走,你们根本就拦不住,但是等到护民队和警察到来,你根本就解释不清楚。”
  这话是说给丁蒙听的,丁蒙非常清楚他的用意,他用这种手法杀人,分明就是要嫁祸给自己,那把丁字爪刀一直藏在自己身?#24076;?#21040;时候护民队来了之后一查看伤口,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自己。
  丁蒙忽然叹了口气,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黑金基地的突袭佣兵团,竟然能追到诺星帝国来。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