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暖冬事件 > 第十八章 奔赴省城

第十八章 奔赴省城


  杨氏家族一行人,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客运站,下午开往SC县的车不是很多,最近的一趟要在二十分钟后才来。
  客运站内候车的人?#27426;啵?#23627;内很暖和,百无聊赖的售票员坐在柜台后“对镜贴花黄”。
  此刻八郎在杨秋怀中不哭不闹,众人?#23478;?#27492;为缘由安慰晓芳,但大伙心里清楚,看到杨秋那紧锁的眉头,便知道问题?#34892;?#20005;重。
  此刻的杨秋,心里装了一块冰。
  “大哥,你们带上你弟妹先回家吧,我让她把存折拿?#24076;?#28982;后去县医院找我们,?#39029;?#36825;情况,花销应该不能太少。”
  杨夏把大哥大嫂叫到一角,小声地说道。
  “好,好!我只会再把弟妹送回来,包在我身上了,钱……钱要是不够,跟大哥说……大哥……也能凑点。”
  杨春前半句倒是爽快,可一提到钱,便习惯性口吃了。
  大嫂一听杨春这么说,干咳了一声,说道:
  “快别唠了,谁都盼着孩子好,眼下咱们快走吧,争取让弟妹?#20185;?#36825;趟客车……”
  模棱两可,滴水不漏,这便是大嫂的本领。
  只要不提到钱,他们夫妻俩还是很有人情味的。
  杨春家在白银村算是家境好的了,父母的老宅他们住着;父母留下的地,他们种着。
  “嗯,快,事不宜迟,你们走吧!”
  杨夏朝媳妇勾了勾手,送三人离开了吉盛镇客运站。
  杨春把鞭子抽得啪啪作响,马车上下颠簸着,转眼便消失在杨夏的视线中。
  “这大哥,唉……”
  杨夏苦笑着摇摇头,转身推门进入客运站内。
  客运站的门是双扇开的,老式的铁皮包木门,上半部分是玻璃的那种。
  ?#21051;?#26469;往的人流量大,人们大都没有随手关门的习惯。
  夏天还好,冬天一开门便裹挟进来一股凉气,门常开常关屋内温度都高不起来,若久开不关,这屋内便会如室外般寒冷。
  后来,机智的售票员,把一个大弹簧栓在门?#24076;?#24320;门后只需要一松手,弹簧便会自动把门拉关好。
  东北人把这个弹簧称之为“门弓子”
  不过这项技术也不是很成熟……
  脑子让“门弓子”抽了,是羞辱人智商的必胜法宝。
  “门弓子”的力道之大,可见一斑。所以若不提防,但凡是一松手,这门闭合的声音会特别大。
  杨夏就忘了注意这一点,待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门重重地闭?#20185;?#20102;……
  ?#26001;邸?#36825;声音之大,屋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售票员甚至放下了手中的镜子,向门玻璃处不住地打量……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响,也吓了杨秋一跳,双手?#27426;叮?#20843;郎差点掉在地上。
  晓芳坐在八郎?#21592;擼?#24537;伸手接过孩子,她做好了孩子哭闹的准备,可小八郎?#21592;?#30528;眼睛,不哭不闹……
  这孩子,安静的出奇,是不是有点太老实了?
  从前可不是这样啊,以前杨秋一?#20154;裕?#20843;郎都会猛地举起小拳头,浑身颤抖一下,可此刻究竟是怎么了,这么大的声响,孩子竟没有一起反应……
  杨秋见妻子表情微妙,连忙要抢过孩子去抱,晓?#23478;?#32824;肩,示意不给。
  “刚才大夫说孩子咋了,实话实说,别瞒我!”
  晓芳猛地抬起头,双眼盯着杨秋,表情严肃地问道。
  “大夫没咋说,你……你抠下孩子脚板试试,大夫说?#20204;?#30447;着点孩子……”
  晓芳连忙轻轻抠了下八郎的脚心,孩子没反应。
  晓芳慌了,手上加了些力道,又重重地抠了一下八郎脚心,但见得八郎眼皮微动了几下,似要努力睁开眼睛,但仍睁不开……
  正常的婴儿,稍微抠下脚心,孩子就会哇哇大哭,眼下这一切太不正常了。
  杨秋慌了,也上去抠了抠孩子的脚心,仍是不醒。
  他面露惶恐失色,连忙起身,来到售票员桌前,说道:
  “票能改吗?”
  “改什么,啥意思?”
  “不去县里了……”
  “去哪里?”
  “省城!”
  “半个小时后,最后一趟,晚七点到,换吗?”
  杨秋抬头看了一眼挂钟,现在是三点整。
  “换,换三张到省城的票。”
  杨秋态度十分坚决地说道。
  从?#36947;?#25487;出些零钱,补了差价,售票员翻了下白眼,不情愿地重新撕了三张票,交给杨秋。
  杨夏见状,连忙跑过来问缘由。
  杨秋道:
  “刚才,大夫告诉我,如果孩子一直不醒,那就不要去县里了,就赶紧……赶紧去省城的中心医院……”
  说到此处,杨秋双眼泛红,他连忙仰起头,深呼吸调整状态,孩子是所有为人父母的软肋,碰不得,更伤不得。
  “去石城的乘客,客?#36947;?#20102;,带好随身物品啊!”
  售票员不合时?#35828;?#21898;道。
  屋内?#20999;?#28857;点的乘客,都离开了,仅剩下手足无措的杨家人……
  “啪啪啪……”
  清脆的扬鞭声传来,夹带着一串铃铛的“哗啦啦”的响声。
  不必说,定是大哥回来了。
  “吁……”
  马车停好,车上一个身?#25226;?#36895;跳下来,杨夏连忙打开门,二嫂秀芝跑了进来。
  杨夏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
  ?#26001;邸?br />  大哥杨春又破门而入,杨夏又一个箭步冲上去,拽住了正在回弹的门把手。
  售票员?#36816;?#25237;以一记赞赏的眼神,并欣慰地点点头。
  “车还没到吗?”
  二嫂问道。
  “到了,我们没坐……”
  杨夏答道。
  “咋不坐呢?”
  ?#21834;?br />  “折子带了吗,给我吧。”
  杨夏说道。
  “嗯,带了。”
  二嫂从口袋里掏出两本暂新的存折,交给杨夏。
  “这两本你都拿着,钱不够的话,定期的钱也能取。”
  杨春看到此处,羞愧的低下了头,他倒未必?#24187;?#19981;拔,关键家里的财政大权,不在他自己手?#24076;?#37117;说长兄如父,他是多想为自己兄弟尽一份力啊……
  闲?#21543;?#21465;。
  三点半,通往省城的最后一趟客车,终于到来了。
  今天是冬至,白天最短,三点半时,外面光线便已?#34892;?#26263;淡了。
  杨秋一家三口,还有杨夏,一起上了通往省城的客车。
  杨夏坐在前面,夫妻俩坐在他后面。
  车子启动,摇晃着向省城驶去……
  杨秋望着前面杨夏的背影,心中是说不尽的感激。
  这么多年,自己的二哥,就如同遮风的墙,挡雨的伞般,保护着自己。
  虽然嘴上经常骂自己,偶尔还赏自己两个大耳光,但杨秋怎会?#27426;?#36825;才是自己血浓于水的亲兄弟啊!
  晚七点,客车到站,几人?#24576;?#20986;租车,?#27426;?#26102;便来到了省城中心医院,杨?#37027;?#20808;跑过去挂了号,挂完号后三人护着孩子,向三楼跑去……
  省城中心医院这一年新成立了新生儿科,主治大夫姓梁,在国内最早成立的,山城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学习归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
  八郎运气好,这一天正好?#20185;?#26753;大夫值夜班,她看到孩子?#25104;?#34593;黄,心里已经明白了大概,忙拿起一个仪器,在孩子脸上和额头处点了几下。
  “黄疸值太高,初步诊断属于病理性黄疸,给孩子办住院?#20013;?#21435;吧,接下来的?#22868;?#37324;,你们可能见不到孩子了。”
  梁大夫面无表情地说道。
  “都怪翠英那杯酒,该死……大夫,为啥不?#30473;?#21834;,孩子还有救吗?”
  晓芳慌了,哭着问道。
  “你们错了,这和什么酒没有关系,先天的,早产儿比较常见。关于不?#30473;?#30340;问题,因为新生儿必须在特殊病房内,进行专业治疗,每周我会把孩子抱出来给你们看一次……”
  梁大夫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如果孩子病情好转?#35828;幕啊!?br />  一听其实孩子的病,和翠英没有关系,晓芳心中顿时生了感激之情,如果没有翠英那杯酒,便没人能察觉孩子的异常,就?#27426;ǜ喜?#19978;最后一趟客车。待发现时,就说不会发生什么了……
  “有生命危?#31456;稹?br />  晓?#25216;?#32493;问道。
  “不确定,一会才能知道,你们在附近找个旅店住下,找有座机的,回?#31383;?#30005;话号?#36255;?#25105;,我要随时都能联系得上你们。”
  “孩子?#38405;?#24590;?#31383;臁?br />  “我们?#24515;?#31881;,不会饿到孩子的。”
  “大概得多少天才能出院……”
  “短则一周,长的话就不?#27426;?#20102;。”
  晓芳还要继续问下去,连忙被梁大夫打断了……
  “如果你要让孩子好,请不要耽误?#22868;洌?#25226;?#22868;?#30041;给大夫和孩子,请你信任我们。”
  梁大夫看着眼前哭泣的女人,说道。
  身为人母,她理解每一个母亲的心情,但对孩子来?#29627;?#22810;耽误一分钟,便会多一分危险。
  “一个人填孩子情况表,一个人去交款办住院,一个人去附近定旅店,然后告诉我连系方式,要快。”
  晓芳留下来,哭哭啼啼地填表格,杨夏跑下楼去交费,杨秋出去定旅店。
  医院附近最不缺的就是旅店,他走了几家,最后选了一个15块钱一晚的房间,定了两间。
  他在心里算了个?#21097;?#20004;个房间一宿就是三十,十天就是三百,自己连住店钱都付不起,?#20808;?#26472;夏拿,自己心里多难为情。
  杨秋在纸上记下了前台的电话号码,走出了旅店大门……
  又下雪了,?#34892;┩回#?#21364;十分应?#21834;?br />  多没用啊,活了二十多年,已为人父了,孩子病了竟然连住宿钱都没有,还有比这更窝囊的事了吗。
  有点冷了,杨秋把双手插进棉袄口袋里,向医院走去。
  走着走着,杨秋突然停下了脚步,右手?#27426;?#22320;在口袋中摩挲着。
  对了……
  我还有它啊,
  我还有血眼玉,
  眼下只有把它卖掉了。
  我记得那人说过,
  去B城找一个?#23567;?br />  叫什么名字的人来着……
  对,大毛!
  杨秋暗下决心,决定动身前往B城,寻找大毛,这个决定,改变了整个杨氏家族的命运。
  接二连三的事?#21097;?#35753;他忽略了一件事,马岭二盗的尸骨,仍静?#37027;?#22320;躺在那?#21866;?#30340;山坳里……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北京快乐8上下盘 99re热这里有精品首页 金多宝六?专家233345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快乐12复式表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昨天一 快乐8开奖结果 2013281期3d彩票论坛 竞彩Nba胜分差 广东好彩1开奖走势图 快3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彩票控 国家正规购彩平台 福彩双色球奖金规则 12选5技巧揭密绝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