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暖冬事件 > 第十九章 暗流涌动

第十九章 暗流涌动


  杨秋下定决心按?#31456;?#32769;大的指示,去B城寻找大毛。
  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变故,让他充分认识到了,金钱的重要性。
  他?#28216;?#22914;此渴望富?#23567;?br />  思索着,便来到了三楼,孩子已经被护士抱进了病房。
  梁大夫正耐心地解答着晓芳提出的一个个问题,杨夏拿着一沓单据站在一旁。
  “大夫,这个给你,这是前台电话,我住6号房,你打电话,前台会过来通知我。”
  杨秋一边把手中的纸条递给梁大夫,一边说道。
  “好的,还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的话我去照顾孩子了。”
  梁大夫微笑地看着晓芳,说道。
  “没有了,谢谢你,大夫。”
  晓?#21152;行?#19981;好意思地回答道。
  梁大夫没再说话,点了个头,径直走进身后的磨砂玻璃门内。
  “咱?#19988;?#36208;吧,回去等电话就好。”
  杨夏说道。
  三人下楼,找了个小面馆,各自吃?#35828;?#19996;西。
  简单地吃过饭后,三人向幸福旅店走去。
  这家旅店是个看上去不太新的大平房,屋内结构简单,推门进来便是吧台,老板娘正坐在吧台后的床上听?#25214;?#26426;。
  在她身后是一条直走廊,房间在走廊两侧,左侧是1至4号房,?#20063;?#26159;5至8号房。
  杨秋夫妻二人住在6号房,杨夏住在斜对面的3号房。
  安置好晓芳后,杨秋敲了敲杨夏房间的门。
  “二哥,睡了吗?”
  “秋子吗,没睡,等一下。”
  屋内传来破木床的“吱嘎”声,随后是脚步声,越来越近……
  “进?#31383;傘?br />  杨夏光着膀子打开门,朝着房间的方向扭了下脖子。
  杨秋关上门,跟在杨夏身后走进房间。
  杨夏坐在床头位置,杨秋来到对面木头椅子上坐好。
  “找我啥事,秋子?”
  杨夏问道。
  “二哥,谢谢你,多亏了你……”
  “停停停,快打住,你啊,别跟我?#25512;?#21681;是一家人,我是你哥,你这是正事儿,我得帮你。”
  杨秋?#25214;?#24320;口客套,便被杨夏阻止了。
  “嗯……”
  杨秋点点头,又低头沉默了起来。
  “有事就说,别扭扭捏捏的。”
  杨夏看出了杨秋的心思,张口说道。
  “二哥你看看这个……”
  杨秋?#28044;?#34955;里掏出血眼玉,交到杨夏手中。
  “这是什?#31383; ?br />  杨夏哪里认识这玩意,摆弄了一会,便交还给杨秋。
  “这个啊,这是我捡的,听别人说这东西值点钱,我寻思把它给卖了,换点钱……”
  “捡的,在哪儿捡的?”
  杨夏盯着杨秋,问道。
  “在山?#24076;?#20843;郎出生那天,在山上捡到的。”
  杨秋这次倒是没慌,可能是前两天跟警察打交道打多了,心态好了。
  “哦,还有这好事……”
  杨夏?#27490;?#36947;。
  “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动身去B城,找个懂行的人换些钱。”杨秋道。
  “钱什么的不用着急,我手里有,别想那么多,眼下还是先在这候着,等等再?#31383;傘!?#26472;夏道。
  “二哥,如今我也有了八郎,我想我得扛起这个家的担子,不能再仰仗他人过活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但这一趟,我必须去。”
  杨秋不敢直视二哥的目光,二哥虽热心肠,但却执拗,杨秋听得出二哥的弦外之音,二十多年来自己从不?#26885;?#25239;他的意愿。
  杨夏老觉得此事?#34892;?#21476;怪,担心弟弟走了歪路,没法回旋,所以顾左右而言他,不肯答应杨秋的请求。
  听杨秋态度坚决,杨夏出奇地并未发怒,只低头沉吟,不再与他交流。
  “二哥,我的钱都被季三儿抢了,去B城需要些钱,得问你借……”
  杨夏仍不答话,转身躺倒被窝里,“啪”的一声,按动床?#25151;?#20851;,屋内登时变得漆黑不已。
  杨秋还欲说些什么,但?#31449;?#26159;说不出口,站起身来,默默地开门离开了。
  他缓步走到6号房门前?#25214;?#20280;手敲门,忽听见屋内传来女人的哽?#25163;?#22768;,杨秋听得真切,顿?#26412;?#24471;肝肠寸断……
  早没感觉,但孩子突然离开自己这么多天,在医院里遭罪,心里自是说不出的?#21693;堋?br />  杨秋干咳亮嗓后,轻轻敲门。
  屋内渐渐没了哽?#25163;?#22768;,不久有人开门,杨秋见晓芳哭得眼皮都肿了,也没作声,全当没看见,径直向屋中走去。
  “你去找二哥聊什么了?”
  晓芳问。
  “没什么,?#34892;?#20182;呗,帮了咱们这么多。”
  “确实该好好?#34892;?#20154;家,帮了咱这多忙,等咱家八郎长大了,有能耐了,?#27426;?#35201;报答人家才是。”
  “要报答我就能报答,还等孩子报答啥,人家有儿有女的,轮得到咱家八郎吗?”
  “你……你先琢磨琢磨怎?#31383;?#36825;几天的房租掂量上吧,指望你,不知道得?#25991;?#20309;月啊!”
  晓?#23478;?#25671;头,倒在床?#24076;?#38543;手关?#35828;啤?br />  二人便没再交流。
  夜渐深了,万籁俱寂,可杨秋却怎么也睡不着,瞪大了双眼,听着北风?#21040;?#31383;缝形成的鬼魅般的呼啸声,心中的凄凉之感更增添了几分。
  没有杨夏的支持,他哪儿都去不了……
  一夜无话,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杨秋起床上了个厕所,回到窗前,拉开窗帘,见到窗外厚厚的积雪,才知昨夜的雪势不小。
  马路对面的医?#22909;?#21069;,?#34892;?#22810;穿着制服的人在清雪,推着三轮车卖茶蛋和烤地瓜的胖老太,早已蜷在门前,开始了一天的“修炼”了。
  医院旁边,不大早餐店生意兴旺,进进出出的人连续?#27426;希?#36825;看上去只有五十平米左右的小店,?#22836;路?#26159;那通往异世界的大门一般,来多少人都?#26263;?#19979;……
  正看着,杨秋见一人拎着几根油条,和两杯豆浆出来,在马路边张望,要过马路。
  此人正是杨夏。
  杨秋连忙招呼晓芳起?#29627;?#20108;人刚穿好了衣服,便听到敲门声传来……
  “起来了吗,秋子……”
  门外的杨夏问道。
  杨秋连忙跑去开门,见杨夏正左手拎着早?#20572;?#21491;手扬起,作敲门之势。
  “进?#31383;?#20108;哥。”
  “哦……哦……你们起来得挺早啊。”
  “?#19988;?#27809;你早,早饭都买来了!”
  杨秋笑道。
  “快吃吧,吃完咱俩回村里一趟,刚子结婚,咱回去帮忙活忙活!”
  杨夏说道。
  刚子是二人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结婚了,二人自应该提前去帮忙,只不过眼下孩子住院,病情还未明朗,杨秋哪里?#34892;?#24773;去。
  但是二哥说了,自己也不好推辞。
  “那我媳妇咋办,自己在这不放心啊。”
  杨秋皱了皱眉,说道。
  “?#36824;?#31995;,我已经把我的房退了,咱俩这就回村里,让你二嫂坐下午三点多的车过来陪弟妹,不就行了么,这样还能省下一间房的开销,不挺好的吗!快吃饭吧,吃完跟我走。”
  杨夏语气坚决,不由分说。
  杨秋心中清楚,杨夏执意带自己回去是怕自己?#20302;?#36305;去B城,他只得苦笑,早已身无分文的他,哪里有钱去……
  “好的,都听二哥的……”
  杨秋低下头,吃起早餐来……
  …………
  吃完后,杨夏硬塞给晓芳1000元钱,说二嫂来之前,担心医院来什么电话,留下钱应对些,突发情况。
  杨秋夫?#24452;?#20154;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二人跟晓芳道别,在路边叫了辆?#25285;?#21521;客运站驶去。
  ?#27426;?#26102;,?#20540;?#20108;人来到了站前……
  “你走吧,别送我了,我自回村里……”
  杨?#32784;?#28982;说道。
  “我……我走去哪里?”
  杨秋?#34892;?#20113;里雾里。
  “去做你想做的事……”说完,杨夏伸右手入兜中,掏出一张窄窄的硬卡片,还有一张灰色百元大钞。
  “我只给你这些,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回不回得来,看你自己的了!”
  杨秋顿时双眼泛红,颤巍巍地接过那张卡片和百元大钞……
  定睛一看,这张卡片,正是省会到B城的单程火?#28783;薄?br />  “你说得对,你长大了,父亲过世后,我只当你和冬子是长不大的孩子,处处管制你们,昨晚我想了很久,从今往后,你的路,你自己来走吧……”
  说完,杨夏转身,朝客运站走去。
  “快走吧,马上检票了,希望你不要有去无回,当个顶天立地的人,成为八郎的榜样吧!”
  杨夏不回头地挥挥手,消失在售票厅的人潮中。
  杨秋似考了满分的小学生,捧着手中的?#28783;保?#25307;呼来一停在他附近的出租?#25285;?#26397;火车站方向驶去。
  …………
  时间刚刚好,杨秋走进候车室之时,正?#20185;?#36827;站口处排起了长队。
  验票,上?#25285;?#19968;气呵成,杨秋坐在?#30475;暗?#24231;位?#24076;?#26395;着窗外,心情激动,他不住地猜测?#36947;?#36825;块玉,究竟能?#27426;?#23569;钱。
  其实这块玉的价钱,他猜破了头也猜不到……
  “老大,这傻小子上火车了,我们怎?#31383;歟俊?br />  杨秋下了出租车后,带着墨镜的瘦削的司机并未离开,而是?#37027;?#22320;下了?#25285;?#36319;在杨秋的后面。
  看见杨秋进站了,连忙找到车站附近的话吧,打了一通电话……
  “来不及了,检票口已经关闭了……”
  “去B城,七点半的火车。”
  “好的,老大!”
  戴墨镜的男子,挂电话后,嘴角露出一丝阴森的笑容。
  火车呼啸着驶离省城,做着发财美梦的杨秋哪能想到,一股暗流早已静?#37027;?#22320;涌向了自己……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4场进球彩过滤 梭哈类游戏 秒速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25选5走势图2019201 独来独往代表什么生肖 五分钟极速6合资料 体育彩票新疆11选5 大乐透走势图浙2 湖北11选5开奖跨度 易迅彩票官网 双色球中奖故事 排列5组选中奖多钱 排五走势图 期期六肖中特 秒速赛车秒速飞艇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