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龙血兵王 > 第十七章:故意刁难!

第十七章:故意刁难!


  赵家将婚宴定在了江城有名的国际五星级?#39057;輟?br />  能在这里下宴的,都是非富则贵,而且要在江城有足够的地位。
  所以受邀请前来的人,无一不在天花乱坠地夸赞赵家,说赵家成年少有为,未来可期。
  等到客人陆续入座,几?#31454;?#33394;的商务?#31561;?#26399;而至,仿佛压轴一般。
  “大舅,大姨,二叔,怎么好意思让你们跑一趟啊。”站在门口负责接客的张曼一见来人,眼前不禁一亮,立即上前欢迎。
  来者中,男士都是一身昂贵的西服正衣,女士则是隆重的礼服,无一不透露出他们的身份不一般。
  他们都是赵家成的亲戚,而且在商业,政处,各个方向都?#34892;?#35768;话语权,可谓是赵家的顶梁柱。
  “家成的婚礼,我们自然不能缺席,而且多少也要?#21387;?#19968;下,那女家够不够资格嫁入我们赵家。”
  赵家成的大舅赵国立最先说话,他语气稳重,显然是一位从政人事,在一众亲戚里,也是位高权重,颇具权威。
  很快,在张曼的引导下,一众亲属在众?#35828;?#30633;目下,沿着红毯入席。
  这个阵容落入一些大商眼中,都不失气势。
  只不过,相比之下,江家这边就要寒碜得多了,家里亲属几乎没来几个,只有一些关系比较好的邻居过来,算是撑撑场面。
  江海山一生兢兢业业,面对这些豪华奢侈的场面,不为动容。
  除此之外,都是一些杂七杂?#35828;?#34892;业,本来兴致勃勃来参加。
  但进来之后看到赵家这个浩大的阵势,顿时都自惭?#20301;?#19979;去,自觉找个角落坐成一桌,生怕别人注意到他们。
  “我们坐哪?”江海山向张曼问道。
  张曼一听,脸上露出一丝显假的惊讶,道:?#25226;劍?#23454;在不好意思,我们算少人了,还请二位将就一下,坐下面这位子吧。”
  不知道是有意?#25925;?#24590;么,最上座的席位在赵家众人落座后,刚好满席。
  所以江海山和邱水霞,只能被迫就座次席。
  而且这次席的位?#27809;?#25670;在靠边缘的地方,看上去很不显眼。
  江海山当即眉目一怒。
  作为婚宴双方的父母,两方身份是平等的。
  凭什么让他们坐次席,而那些非直系亲属都能坐主位?
  这说不过去!
  江海山正要发怒,就被邱水霞拉住,?#21442;?#36947;。
  “今天是筝儿的大喜日子,你脾气收着点,让让。”
  “都是坐,坐哪不一样。”
  江海山拗不过邱水霞,只好哼气一声,就此作罢。
  在?#27426;?#31616;单的布置安排后,全场焦点的?#27426;?#26032;人,终于登台了。
  所有人带着祝福,将目光移向红毯的?#27426;恕?br />  只见江筝今天穿着一身婚衣红纱,画着淡雅轻妆,气质超脱,宛若一位小天仙。
  连站在她身边的赵家成,此刻的光彩都被比了下去。
  江筝走出来后,第一时间找向自己的父母。
  邱水?#21363;?#30528;喜泣的泪水,向江筝招手。
  江海山也露出笑容,微微颔首,带着父亲的鼓舞。
  养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女儿,终是要嫁人了。
  只是江筝在找到父?#36127;螅?#27839;着他们的位置来回寻找了几次,没找到那个青年。
  江筝不?#24066;模?#21448;往两侧的酒席扫视。
  但都没能找到她想看到的那个人。
  他失约了。
  江筝心里莫名的失落,不知为什么忽然眼眶泛红,?#34892;?#24819;哭。
  “筝儿,你不用感动,这是我赵家应有的脸面。”
  一旁的赵家成看见江筝这幅样子,以为江筝是被他家请来的这个阵容,给感动哭了,便自豪地大笑着,?#21442;?#36947;。
  江筝也没跟赵家成辩驳,只是轻轻点头。
  按照规矩,在拜访两边的长辈后,两位新人要去每一个席位敬酒。
  一开?#25216;?#24109;还好,不是说赵家成年轻帅气,就是夸江筝今天美若天仙,两人是天造地设的?#27426;浴?br />  直到江筝两人走到一桌全是年轻?#35828;?#24109;位前。
  一个长相妖娆,不弱于江筝多少的女生站了起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家成,没想到你都结婚了,回想起来,我们的热恋就好像还在昨天。”
  说话的女生简直是直接无视了江筝,自我陶醉着和赵家成说?#21834;?br />  “是啊潘妮,说起来我?#25925;?#24456;怀念的。”
  赵家成上下打量?#25490;?#22958;。
  两人在大学的时候是情侣,而且潘妮家里是做地产的,有的是钱,身份也不差,可谓是门?#34987;?#23545;,只是后来因为一些观念不和?#36136;?#20102;。
  现在大概一两年不见,潘妮长得越发妩媚,身?#27597;?#26159;诱人。
  坐在同一席的不少老同学,都直勾勾地看?#25490;?#22958;直流口水。
  潘妮很享受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只是她越看,越觉?#38376;?#36793;的江筝碍眼。
  “你长得越来越帅,就是你这对象看样子真不怎样,像个农村里出来的村姑一样,场面都全靠你撑着。”
  “如果可以,我真想和你再续前缘。”
  “哈哈。”赵家成尴尬地笑了笑,但眼中不经意的淫靡一闪而过。
  相比于保守的江筝,在大学时期,赵家成就和潘妮在床上玩够了几十种姿势,好生快活。
  而且无论怎么看,潘妮?#23478;?#27604;江筝懂怎么服侍好男人。
  “有?#36213;?#20204;出来吃顿饭,叙叙旧。”赵家成从口袋里拿出?#21482;?#25226;自己的联系方式交了出去。
  “家成。”江筝觉得?#27426;?#21170;,连忙拉了拉赵家成的衣袖。
  “你别?#20445;?#25105;和老同学说说话而已。”赵家成皱眉,他正想入非非,被江筝给打断了。
  “我们?#23478;?#32467;婚了,和别人说两句话怎么了,难不成我?#22815;?#20986;轨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江筝小声委屈道,不?#20197;?#35828;?#21834;?br />  教育完江筝后,赵家成换回笑脸,继续和潘妮侃侃而谈。
  相比之下,江筝不像是个新娘,更像个陪衬品。
  “那边怎么回事?”江海山看江筝神色?#27426;裕?#31435;即问道。
  张曼厌弃着摆手道:“没看到家成在跟人说话吗,江筝插嘴当然是被教育了。这怎么那么没礼貌,跟个没教养的?#25226;就?#19968;样。”
  这话无异于是在打江海山的脸,说江筝没教养,不就是说他教导无方吗。
  张曼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点头,“也是,出生在什么家庭,就是什么样的人,?#34892;?#19996;西是天生的,注定改不了”
  “有话就说清楚,别阴阳怪气的!”
  江海山再忍不住,怒拍一下桌子,责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你们家的女儿嫁入我们赵家,该多管教一下,让她听话点,叫干嘛?#36879;?#22043;,别心里老打小算盘的,要知道我们家是娶媳妇,不是娶祖宗。”
  “前几天买婚戒的时候,还跟我这闹别扭,?#19988;?#35013;面子,想要买贵得戒?#31119;?#36824;一挑就是五万块的钻戒,我说她两句还不乐意,一副大小姐?#38590;?#23376;。”
  “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海山猛地?#37202;?#26469;,怒目圆睁,质问张曼。
  一旁的邱水霞不想生事,但实在拉不住江海山这个犟脾气。
  但张曼哪会怕江海山,不屑地哼笑道:“是你们家?#23601;?#21629;好,嫁到我们家,不然哪有今天这般风光?估计最后找个耕地的,家里随便摆两桌酒就完事了。”
  “再看看我们家,全市多少老板过来参宴?反观你们那来的,全是些泥腿子,连个像样的人都没有,丢?#27426;?#33080;啊?”
  就在张曼说得正欢的时候。
  原本因为客?#35828;?#40784;而关上的大门,此时被缓?#21644;?#24320;。
  一众身着整齐制服的人?#34987;?#27493;走了进来,好生气派。
  领头的则是一位气宇轩昂的年轻人。
  “这是谁啊?”
  “你傻了吧,连夏家的夏远都不认识?”
  “夏家?!”
  经一个人提醒,整个大厅的人都被惊动了起来。
  就连赵家众人,此刻都膛目结舌,全?#31354;酒?#36523;来。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福彩15选5开奖号 重庆快乐十分是谁开的 排球少年第三季评价 青海快3开奖结果昨天 彩票开奖北京28 天津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广西快3计划精准 彩票超级大乐透下载 江西快三玩法介绍 1122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 广西快3间隔期统计表 足球特别投注有多少倍 彩票双色球竞彩篮球app 江苏快3走势图 分分彩官网上银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