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刺客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刺客

    在他的质问下,长老的面色反复变化,起初似乎还想极力寻找借口,但在北泽屹那看透一切的视线下,最后却仍是化为了一声叹息。?火然文???  w?w?w?.?ranwenA`com
  
      “你……?#23478;?#32463;知道了?”
  
      “那万象妖王,”他?#36136;?#25506;着询问道,“也知道了?”
  
      “我兄弟不知道。?#21271;?#27901;屹答得很干脆。
  
      “我尊重你们的**,也希望你们能尊重这个世界的‘规则’。”
  
      长老又是一声长叹,浑浊的双眸中,悄然泛起了几分历史的沧桑。
  
      “当年,是我们族中先祖犯了一个错误,这个错误,把全体族人,弄到了如今这般人不人,鬼?#36824;?#30340;境地……”
  
      北泽屹插口道:?#25226;?#30524;之泉内的神秘生物,就是你们错误的衍生品?”
  
      长老缓缓摇头,脸上每一道皱纹,都烙印着深深的疲倦。
  
      “不,它们才是错误的根源……”
  
      “上古时期,先祖得知有一个人类族群,在密谋做一件大事……如果成功的话,天下……整个?#24187;?#23601;都是他们的了。”
  
      “先祖既想分享好处,又不想承担风险,所以他就擅自做主,和那个族群签订了主从契约。也就是在他们得势之后,成为他们的坐骑……”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声:“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成为人类的契约兽,对妖族是一种耻辱……但,如果是给?#24187;?#29579;者当坐骑,想必也没有辱没了我们血纹龙一族的名头。”
  
      “?#27426;?#37027;个族群失败了。”这个结果,是北泽屹早有预料的,因?#35828;?#38271;老说起时,他的目光也只是略微波动了一下,“他们从此受到天罚,连带着签订主从契约的我们,也受到了同样的?#22836;!?br />  
      “我们没有对族人说谎,他们的确是不能离开这片地界。也许你已经注意到,这里的天地元素与外界不同,这就是‘规则’为我们两族划下的囚牢,只能永生永世的待在这里,自生自灭,与世隔绝。一旦踏出,寿元便会?#27426;?#32553;短,最?#25214;不?#19981;了几年……”
  
      “而且,还有一个最显著的后遗症。”长老停顿了一下,见北泽屹并没有通融之意,只能干笑一声,继续说了下去,“就是我们的族人,终生都没有机会突?#39057;?#22934;帝境界。”
  
      “突破妖帝,需要沟通天地法则,?#19978;?#32780;知,我们既然已经?#36824;?#21017;厌弃,又如何再能融入大道?”
  
      “一时的贪欲,让我们糊里糊涂当了一次?#24187;?#21467;徒,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毕竟,我们还是疙疙瘩瘩的活着。就算活得再辛苦,只要生命还在,谁又能?#35797;?#25918;弃呢?”
  
      长老这番话,可谓是说得相当含糊。
  
      所有的重要部分都一带而过,让人听得云里雾里。?#36824;?#21271;泽屹倒是注意到,他提到了一个关键词“?#24187;?#21467;徒”。
  
      要知道,天道规则是极少会直接干预人间事的,就算是再罪大恶极之人,也轮不到天道来?#22836;!?#22240;为对整个?#24187;?#30340;生生灭灭而言,那些恶人恶行,都?#36824;?#26159;再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也导致人们时常感叹“老天无眼”。
  
      值得?#24187;?#35268;则亲自?#22836;#?#36824;是世世代代的?#26377;?#19979;来,远比“株连九族”更加直观而残忍,这究竟要犯下多大的罪行?这样说来,北泽屹倒是?#34892;?#22909;奇了。
  
      况且,“?#24187;?#21467;徒?#20445;?#19982;寻常的投靠敌国是不同的。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你就算想当都?#35805;?#27861;当!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接触到异?#24187;?#30340;机会。
  
      等一下……难道说那些神秘生物,是异?#24187;?#29983;物?
  
      北泽屹耐着性子听到现在,看那长老已经不准备再继续讲述,才?#34892;?#19981;悦的开口道:
  
      “这就完了?你还没说清楚,血眼泉底的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们的老巢在哪里?对这片?#24187;?#21448;有什么阴谋?”
  
      长老的眼皮略微一跳,垂首答道:“这个……就实在是无可奉告了。”
  
      北泽屹也知道,他不会那么容?#30528;?#21512;。看来要从这些老顽固嘴里挖出实话,还需要好好的“?#20040;潁么頡薄?br />  
      “但你可知道,那些生物的存在,有干天和,可能会引发无法预料的灾难。如果让其他族群知道,你们血纹龙族,有着不利于整片?#24187;?#30340;阴谋,那么为了他们自己的生存保?#24076;?#25105;想他们会很乐意发动战争。”
  
      “若是各路妖域联合进犯,就凭你们一族的实力,你认为你们?#20540;?#24471;住么?”
  
      “这……”长老的脸色发白了几分,“我们血纹龙族避世隐居,何况此事又来得隐秘,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其他妖族就不会知道……”
  
      北泽屹打断了他:“如果明知道你们族里埋着一颗定时炸弹,?#19968;?#35201;帮忙隐瞒的话,岂不是要我也和你们一样做了?#24187;?#21467;徒?”
  
      “如果你不肯告诉我它们的底细和图谋,我也只能寻求其他途径来消灭它们。”
  
      说话间,他别有深意的转过视线:“或者,现在这件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如果你想保住秘密,也可以就在这里杀我灭口。”
  
      长老大?#20445;?#36830;连摇手道:“火凰王这是说哪里话……”
  
      但还不等他解?#20572;?#30768;”的一声,侧旁的窗框忽然被撞裂,一道黑影直扑而入,一身黑衣蒙面,手中印诀展动,径直?#27605;?#21271;泽屹。
  
      变?#19990;?#24471;太快,长老看在眼中,一时是又惊又?#25671;?br />  
      刚刚才说起刺客,没想到现在还真的冒出来一个刺客。但此事确实与他们无关,他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从何而来!
  
      那人招招狠?#20445;看?#20986;手毫无花?#26705;?#23613;是直取要害。锁喉、掏心,险象环生。一心要用最快的速度杀死北泽屹。
  
      长老虽想出手,但两?#35828;?#36817;身战他难以涉入,又不敢喊人前来,万一惊动了万象妖王,当真以为是自己在借机刺杀火凰王,那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当下他只能木立在一旁,空自急得手足无措。
  
      几回合的闪电交手一过,那人忽而纵身后跃,单掌一扬,挥出三道黄沙锁链,通体完全由灵力构成。分为左右中三?#32602;?#24452;朝北泽屹袭到。
  
      北泽屹不慌?#24187;Γ?#22934;力凝聚,化为三根火焰长鞭,横扫而出,划破空间,各自将黄影锁住。那三道锁?#27492;?#26159;来势迅?#20572;?#20294;在火焰能量的钳制下,却是丝毫无法寸进。
  
      两人四目相对,那黑衣?#35828;?#38754;部虽是尽为黑布遮掩,仅露出的一对眼珠,却是杀机四溢,充满?#22235;?#35270;生命的冰冷。单从眼神,也能看出他在杀手界混迹已久,训练有素,手上早不知?#31455;?#20102;多少鲜血。
  
      北泽屹目光不偏不?#20445;?#28789;力再加催动,缭绕的火苗一路驱前,?#27426;?#23558;黄沙锁链消融。看来就能量本源而言,还是北泽屹的琉璃净火更胜一筹。
  
      双方正全力相拼,那黑影却忽然不再操纵灵能,身形融入空间,从原地消失。那黄沙锁链,也被倾压而过的火海瞬间击垮。
  
      北泽屹双目一动,他可以感应到,对方还留在这个房间内,随时等待着给自己致命一击。必须要赶在他再次出手前,先把他?#39029;?#26469;……
  
      妖力扩散,北泽屹神识全开,将整片空间笼罩,来了一次地毯式搜索。但无论他的妖力探到何处,都捕捉不到那抹隐匿的暗影。
  
      而就在这空?#25285;?#20182;身前的方寸空间,忽然传来了一阵异样波动。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浮现,手里不知?#38382;?#22810;了一把匕首,刃尖缭绕着一层深黑色的毁灭能量,那浓重的纯黑,就像是一个绝望的黑洞,视线投入,隐约可见其中破裂的法则碎片……
  
      北泽屹虽是在最后关头发现了他,却已经来不及躲避了。那人眼中划过狰狞之色,手起刀落,匕首直直刺入了北泽屹右肋!
  
      毁灭能量?#36136;?#20837;体,便是迅速破坏脏腑。北泽屹反应很快,一经察觉,立刻动用本命妖火,将伤处凝结,也将侵入的能量封锁在一定空间内。同时“九转回生诀”伴随火焰运转,慢慢修复内腑伤口。
  
      那刺客见一击不中,倒也干脆,转头一个倒纵,便要就此撤退。
  
      北泽屹哪会容他轻易溜走,忍着疼?#21050;?#36215;?#32456;疲?#25484;心中爆发出一股强横吸力在自身的妖力外,更催动了方天宝鼎碎片之力将本已逃到门口的刺客,又是强行?#35835;?#22238;来。
  
      “说,是谁派你来行刺我?”掌中吸力?#35789;眨?#21271;泽屹打量着眼前?#35828;谋?#24433;,一簇簇火苗被他操控?#25490;?#29228;上?#22235;?#20154;周身,“不说的话,?#19968;?#20976;族有着一百零八种火焰,专为拷?#24066;?#29359;而设,足可令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那人还是没有答话。同时,不等北泽屹严刑拷问,在他脚底,就忽然蹿起一团黑色火焰,直烧到了头顶。短短片刻,就将他整个人都烧成了一堆灰烬。
  
      再没有?#36763;?#30340;灵力波动,这一次,他是?#27807;?#30340;在这片空间中消失了。
  
      北泽屹感受着手中的虚无,却是皱眉。
  
      刚才的刺客……竟然只是一具灵力分身!被抓住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将分身毁去。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不知躲藏在何处的真身,却必然是已经全盘感知到了
  
      再将妖力内视,侵入体内的能量虽然被?#31181;?#20303;了,但依然可以感应到其?#37034;?#31028;的毁灭气息。如果不是自己本身就掌握着“九转回生诀”这样的再生技能,换成另一个人,恐?#36335;?#33105;早就被这团能量冲刷成了一片虚无。
  
      那刺客竟然专?#25490;?#22791;了这样的大杀器,看来背后之人为了将他置于死地,还真是煞费了一番苦?#21738;摹?br />  
      并且,这种能量非常熟悉,北泽屹稍一回想就记起,当初在时光钟楼,?#19988;?#29392;族王子?#22235;?#27490;,也曾将同样的能量交给小兔妖语宁,挑唆她在人群中制造内乱,?#28216;舐只?#21608;期……现在他?#37034;?#25104;的把握,这两种能量,绝对就是同源之物!
  
      ?#36824;?#34429;然是这样,这种能量却仍然是属于?#24187;?#26412;身的能量,而并非是血池生物那种完全“相反”的能量……两者相?#24076;?#36824;是那种相反的,本不?#20040;?#22312;的能量,更加诡异,对世界的威胁更大!
  
      直到这个时候,长?#21916;?#20174;那场惊心动魄的暗杀中回过神来,焦急上前,小心翼翼的询?#39318;牛骸?#28779;凰王,您没事?#26705;?#21018;才那刺客……绝对与我们无关啊!”
  
      感到这说?#35270;行┐说?#26080;银三百两,他又尴尬的掩饰了一句:“?#36824;?#24590;样,让火凰王在我血纹龙族内遇刺,这也是我们警备的疏忽,?#19968;岱愿?#19979;去,全力追查凶手!”
  
      “火凰王也可仔细回想一下,平日里曾经得罪过什么人,有何深仇大恨,让对方一路追杀至此?”
  
      这些事,自?#24187;?#24517;要向他一个外人细说,北泽屹的回应也是满不在乎:“强者么,谁没有几个敌人?”
  
      要说想取他性命的大敌,他首先想到的倒是魔族。在时光钟楼时,魔族莞萱公主莫名对自己动心,事后魔族为了解决自己,甚至借刀杀人,引山豹族大举进犯,难道这次来的,又是魔族的刺客?
  
      堂堂的魔族,要杀自己一个小妖王,又何必偷?#24471;?#25720;?北泽屹暗自冷笑,莫非他?#19988;?#35273;得,为保住公主名声,滥杀无?#36857;?#26159;羞于启齿之事么?
  
      “好了,我们还是再来说说,杀人灭口一事吧。”不再理会那神秘刺客,北泽屹重新转过话题,将烫手?#25509;?#20877;次抛给了长老。
  
      如果他真的想对自己动手,难得今晚又刚好出现了刺客,第二天他完全可以说,自己是死在了刺客手上。而他们血纹龙族,最多担一个“护卫不周”之罪便是。
  
      长老看着他缭绕火焰的瞳孔,却是一阵不寒而栗。刚才他对刺客说的话,自己也都听到了。他们火凰族,有着专门的拷问火焰,既然在那刺客身上没能尽兴,他会不会……再把目标转向自己?
  
      “怎么了,如果你不想杀我的话,那就回答我的问题。?#21271;?#27901;屹猜得出那长老在想什么,而他也无意打消后者的畏惧。
  
      ?#34892;?#20154;,不好生打磨,是说不出实话的。能借着一个刺客杀鸡儆猴,倒也不错。
  
      “请火凰王见谅……”在北泽屹的目光逼视下,长老战战兢兢的后退着,“很多事,老朽确实是不方便说……”
  
      “我?#19988;?#32463;间接签订了灵魂契约,如果说出他们的事,我们全族都会死的!”
  
      北泽屹目光漠然。因为不想自己死,宁可坐视整个?#24187;?#21435;死,果真是自私之?#22235;摹?br />  
      “所以,我只能提供给你几个关键词,”长老似是下了狠心,咬咬牙猛地抬起头,“你可以自己去调查,那就?#36824;?#25105;们的事了……”
  
      “无尽深渊,荒神族,还?#23567;?br />  
      ?#21834;?#37034;世帝尊!”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